首页 > 都市小说 > 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第 77 章

第 77 章(1/2)

目录

第 77 章

077

一名筑基初期, 接连越阶挑战成功,战胜两名筑基后期!

这样的战绩, 若那两名筑基后期是散修, 或者出自小宗门,不算太奇怪,若那筑基初期是剑修, 也不算太稀罕。

偏偏双方都是大宗门天才弟子, 那筑基初期还只是名阵修!

或许还兼修符道?

但不论怎样,丹符阵器四道偏于辅助, 不擅攻击是众所周知的事, 眼下状况, 却推翻大多数人以为的常理, 叫他们目瞪口呆。

连天元宗弟子也没想到, 这位笑眯眯, 跟他们嘻嘻哈哈的小师叔一旦发威,竟如此威猛!

“就算服过丹药,小师叔灵力也不曾完全恢复吧, 竟能一口气激发五十张黄阶符箓……”

有人不由喃喃, 这是筑基初期该有的实力?即使让他们这些筑基后期来, 恐怕也做不到。

大比中并不禁止使用各类阵盘法器, 也不担心有弟子使用高阶法器胜之不武, 原因在于,越高阶的法器符箓之类, 激发所需的灵力越多。

例如一名炼气十层弟子, 丹田内灵力含量甚至不足以催动黄阶下品法器, 就算给他用了又如何,莫非对手还会给他时间, 慢吞吞从灵石中抽取灵气?

而对于黄阶下品符箓,单独催发一张,所需灵力或许不如法器,但陈轻瑶足足使用了五十张!

她累积的底蕴,到底浑厚到何种地步?

“这、这好是石碑测试时小师叔用的符箓,据说价值不菲……”有人关注点不太一样。

黄阶符箓很贵!

最次的也要百枚下品灵石,这种一看威力不凡的,说不定得两三百,就、就这样五十张撒出去了?

据说那天在宗门内,她就已经一口气撒了五十几张,现在又是几十张,这哪是对敌,这是用灵石砸敌,砸也砸死你……

诸位天元宗弟子忽然摸了摸心口,感觉到一阵肉痛,区区飞云宗弟子而已啊小师叔!哪值得为他们花这么多钱,不如把钱留下,我们为你砍了他!

唉,明明他们个个都是内门弟子中的精英,上头有师尊照应,手中资源远比一般弟子充足,可在小师叔面前,总感觉日子紧巴巴的,体会到了贫穷的滋味。

其他宗门之人更不必说,不知道该震惊于陈轻瑶的大手笔,还是她非凡的实力。

一人不由道:“不愧是寒山真君的徒弟。”

此前他们不看好陈轻瑶,说她是寒山真君的徒弟,才有自会站上擂台,而今依旧只能如此感叹。

众人都在惊叹,萧晋却提着长—枪上前一步。

“咦,萧师叔要做什么?”身旁弟子不解。

萧晋笑了笑,道:“我去接替师姐。”

虽然陈轻瑶此时看着没事人一样,但自从上次一口气激发二十张符箓对付魔修,灵力消耗过度导致脱力之后,萧晋就时时刻刻关注着她。

她的每一次攻击损耗多少灵力,丹田内还剩多少灵力,完全恢复需要多少时间,他恐怕比她本人还清楚,不然之前石碑排名,也不能精准的跟在她尾巴上。

他知道,阿瑶此刻已无再战之力,他得去接应她。

那弟子一怔,而后忙道:“对对对,赶紧去接替小师叔,让她省点钱——不是不是,让她下来休息休息。”

还是换个人吧,小师叔这打法,伤在敌身,痛在他们心呐!

陈轻瑶独自立在擂台上,心里打鼓一样,就怕先上来的不是萧晋,而是飞云宗弟子。

虽说可以服丹恢复灵力,但一来药力完全吸收需要时间,二则短期内连续服丹,药效累积在经脉中,来不及炼化,也就无法起效。

就像刚才,她服用丹药之后,又与对手周旋一刻钟有余,才恢复八成,勉强有了一击之力;若二次服丹,只怕花上半个时辰,也未必能恢复六成。

眼看飞云宗那边有人动了,她急得心里团团转,一世英名难道要就此毁于一旦呜呜呜……

好在下一刻,余光里看见萧晋踏上擂台,向她走来。

陈轻瑶狠狠松了口气,她宣布,萧晋在她这儿是最帅的人!

持续日期……半个月吧,说不定不久后就有人给她送灵石了呢?

“阿瑶,接下来交给我吧。”萧晋缓声含笑道。

陈轻瑶保持着背手耍帅的姿势,看向他,微微颔首,“那就辛苦萧师弟了。”

说完麻利地转身,好不容易有个台阶,她得赶紧下台歇歇。

走了一个寒山真君亲传弟子,又来一个寒山真君记名弟子,亲传与记名之间,自然是有差距的,在外人看来,萧晋比之陈轻瑶必定不如。

何况,飞云宗此次上台的弟子乃筑基后期修为,身具灵兽血脉,身旁还有一头三阶战兽,二者叠加,就算是剑修,也不敢轻易撄其锋芒,而萧晋不过筑基初期,差距之悬殊,叫人难以看好。

只是,方才陈轻瑶实在让不少人自打嘴巴,以至于到了萧晋这,众人言语间也斟酌了许多。

“寒山真君乃是剑修,收的两名弟子竟都不走剑道么?”

“这名弟子似乎是法修,没有旁的辅助手段,且看之后如何吧。”

而稍后出现的战况,让他们震撼之余,也庆幸方才没有将话说死。

飞云宗那头三阶战兽,竟在头个照面就被萧晋一枪挑下擂台!其出手之强悍凛冽,比剑修有过之而无不及!

招招皆是悍猛杀招,直至要害,那筑基后期的弟子几乎被压着打,完全没有主动攻击的机会,只能不断防守,最终被狼狈地逼下战台。

从两人开始第一招,到比斗结束,才过去半刻钟而已,就已经分出胜负。

萧晋收势,倒提长—枪,英英玉立,如一位翩翩俊美公子,完全不见片刻前的凶悍狠厉,只见他从容一笑,道:“还请下一位道友出手。”

旁人这才回神,愣愣道:“这也是筑基初期么……”

方才陈轻瑶在擂台上,他们就想说了,如此海量的灵力,如此强大的实力,是筑基初期该有的吗?!

叫他们修为更高的这些人情何以堪?

高台上,一位宗门长老叹道:“难怪真君将他们收为弟子,此二子经脉、丹田之宽阔,只怕远胜于常人。”

天生经脉宽阔的天才,修真界也曾出现,这样的修士,或许修炼速度比不上别人,但若好好培养,使其累积浑厚,往往会成为同阶中实力第一人,越阶挑战更不在话下。

天元宗竟如此好运,收了两名这样的弟子。

说起来,这也是大家执着于争夺第一宗门名头的原因所在,排名越高,名声越响,才会有无数弟子慕名而来,才能从中发现天才弟子,进而使宗门更加强大。

若天元宗并非第一宗门,这两名天才弟子还会拜入山门吗?恐怕未必。

因此,各大宗门争来争去,看似争的是虚名,实际上,还是为了实力、利益。

他们绝对猜不到,陈轻瑶与萧晋如今的资质,并非天生。

萧晋自炼气期就修炼神级功法,日日忍受万仞割身之痛,拓宽经脉丹田。

陈轻瑶则埋头执着于大衍丹的炼制,耗费无数精力,在传承中练习数千次,方使自己有提升资质的机会。

气运与努力,两人都不缺,才能在今日,成为一众天才之上的天才。

台上,萧晋与第二名对手交战,并且不怎么意外地战胜了对方,而他看着竟还有余力。

到目前为止,飞云宗上场九人,除了前面五个与天元宗两败俱伤,剩下四人皆败落,此时只剩一人未出手。

天元宗这边,萧晋是第七个上场,在他之后还有三人。

这三人在头一轮和明心宗的比斗中就没机会出手,眼看现在又轮不上,排第八名那位弟子有点急了,忍不住道:“萧师叔啊,不如您也下来休息休息,让我上吧!”

他后面两人心情更是复杂,宗门有望胜出,他们自然高兴,可一直坐冷板凳,这就很叫人郁闷了,特别是第十位压轴那名弟子,明明他在石碑上排第二名,仅次于段列,却从头到尾没摸到擂台的边,跟谁说理去!

萧晋闻言,笑道:“那就交给师兄了。”

接着便爽快地跃下擂台,语气之洒脱,姿态之游刃有余,看得飞云宗一阵咬牙。

陈轻瑶瞧着也有点不服气,因为这家伙比她还能装还能耍帅!

见萧晋走到自己身边,她斜他一眼,问:“你真的还能打?”

萧晋战力比她强是肯定的,但是都没见他嗑药恢复,就能再打第三场吗?

“阿瑶觉得呢?”萧晋笑问。

我觉得你个大头鬼!陈轻瑶不想配合,转头看向台上。

第八名弟子谢过萧晋成全,喜滋滋上台,只是看见自己的对手后,脸上笑意僵住。

又、又是个剑修,筑基后期,一看也是个压轴人物,竟被他遇上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大风水师 七零小军嫂 天下藏局 画屏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