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第 76 章

第 76 章(1/2)

目录

第 76 章

076

天元宗十名筑基弟子踏上擂台, 另一边,明心宗也是如此。

相互间拱手行礼, 而后, 天元宗这边,排名首位的剑锋弟子段列留在台上,其他人暂时下台候战。

让人意外的是, 明心宗第一个出战的, 并不是名次最靠前的弟子,而是居中的一位, 虽然同样是筑基后期, 但站在段列对面, 气势上却被压了一截。

“他们准备用消耗战来对付段师兄吗?”队列中有人猜测。

刚才对面为首的弟子他们留意过, 确实很强, 只是给人的威胁感依旧不如段列, 莫非明心宗担心首席弟子一来就败落,影响士气?

明心宗的打算的确如此,但还有更深层的用意, 虽然位居八大宗门之列, 实际上, 排名靠后的几个宗门, 与排名最前的, 实力并不在一个层次等级上。

就拿这十名筑基弟子来说,若按照顺序上场, 只怕每一个都会败在天元宗对应的弟子手中, 尽管明知不是对手, 可十战十败,还是有些难看了。

所以, 明心宗改变策略,打算先用几个实力稍弱一筹的弟子去消耗段列的实力,再让首席弟子出手,如此一来,就有很大可能打败段列。

就算到最后整体还是败落,可他们打败了第一宗门天元宗最强的弟子,如此战绩,稍作宣扬,足以让明心宗名声大噪。

至于凭借车轮战才取胜……胜就是胜,世人可不会理会那样多。

陈轻瑶不由嘀咕:“明心宗好狡猾。”

田忌赛马的计谋都使出来了。

“放心吧,段师兄绝不会败在他们手上。”有人道。

擂台上,比试已经开始,段列出手便是全力以赴,浩瀚的剑意蕴含强大威力,让人心神一震。

对手却不正面迎敌,他修炼的不知是什么功法,身—形诡谲,竟能在剑下不住迂回闪躲,剑意虽强,一时也奈他不何。

段列出手迅速闪电,密密麻麻的剑光编织成一张大网。

明心宗弟子在网眼中急速穿梭,只是,随着网越来越密,网眼越来越小,闪躲变得越来越困难,他身上出现第一道伤势,很快有第二道、但三道……最终被一剑刺穿肩胛,扫下擂台。

第一场比试结果明心宗弟子败,可他在段列剑下撑了近一刻钟,天元宗诸人微微皱眉,若剩下的对手都这样难缠,只怕不是什么好消息。

不出意外,第二位明心宗弟子用的依旧是一样的策略,几乎不主动进攻,只不住缠磨,消耗段列的实力。

有人看得心烦,忍不住道:“这样婆婆妈妈不爽快,叫什么明心宗,不如改叫王八宗!”

“稍安勿躁,或许这就是对方的目的,扰乱你我心神,让我们无法平心静气对敌。”

陈轻瑶也觉得明心宗这帮人实在太能拖拉,仔细看,他们修炼的功法攻击性都不算很强,可一个比一个难缠,就像蟒蛇一样,一点一点将对手缠绕窒息。

虽然不痛快,但她按捺自己,认真去观察他们的风格路数,以寻求破解之法。

在段列打败四个对手之后,明心宗那位首席弟子终于出场了,不出场不行,要是让段列一人把他们十人打穿,到时即便勉强胜了,也得成笑话。

巧的是,他也是位剑修。

“难怪他不敢直面段师兄。”陈轻瑶对萧晋道。

萧晋微微点头,评价道:“他已落了下风。”

剑道追求的是极致,是纯粹,是一往无前,对方一开始的避战,表明他剑心已怯,如此一来,就算眼下段列被磨去半数战力,也不会败给他。

事实亦是如此,将近半个时辰的激烈交战后,段列虽身受重伤,依旧能立在台上,他的对手却已倒下。

明心宗人面色难看,其他宗门不住感叹,第一宗门就是第一宗门,一人挑落五人仍未落败。

天元宗弟子更觉出了口气,高兴喊道:“段师兄,快下来吧,剩下的交给我们!”

“不错,剩下的咱们一人一个,谁也不许抢。”

陈轻瑶掰着指头一数,她是第六个出场,正好可以对上明心宗最后一个弟子,于是忙对前头几人道:“各位师兄可得说话算话,不能把我的抢了!”

要是谁一时贪多,多对战一局,她可就连边都摸不到。

其他人哈哈一笑,道:“小师叔只管放心!”

虽说陈轻瑶才筑基初期,真正对战起来如何还不知道,但就算败了他们也不担心,最后面还有人压轴呢。

陈轻瑶回头,得意地看了萧晋一眼,不必言语,意思已经表示得很明白:让你故意跟在我后面,这下连出场的机会够没了,该!

萧晋摸摸鼻子,低头轻笑。

众人嘴上虽说笑,真正上场之后都端正了态度,严谨对待,不然,要是因为一时轻敌被人打败,那可就丢脸丢得世人皆知了。

明心宗剩下的弟子并不弱,但天元宗派出的同样是顶尖弟子,且大家憋着一口气,因此,之后一轮轮结果不出人意外,明心宗接连败落。

不多时,轮到陈轻瑶上场。

不少人早就留意到她和萧晋,并且不太看好,此时见她上擂台,纷纷将目光投注过来。

“筑基初期对上筑基后期,不知道结果会是天元宗连胜战绩终结,还是明心宗被人越阶挑战成功?”

“我听人说,那两名筑基初期,是寒山真君的徒弟,筑基还不到三年,只怕实力累积有限,莫非天元宗是看在真君的面子上,才将二人编入队列?”

“果真?若是如此就不奇怪了,看来天元宗想要胜,还得靠之后那几名弟子。”

陈轻瑶不知道,有人三言两语就把她和萧晋打成了关系户,与对手见礼之后,二人直起身,她笑了笑,道:“贵宗走的不是锐意进取的路子,恰巧在下也不是,就请师兄指教指教吧。”

话音刚落,一道阵盘飞出,结结实实将对手罩住。

然后……陈轻瑶背着手,悠闲旁观。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她想出的对敌方法。

你们不能很能缠么,那就跟她的阵盘比比,看到底谁更能缠,缠不过对方算她输。

这个发展,让天元宗弟子面面相觑,都觉得好笑,这做法是很解气不错,可是小师叔啊,你背手看戏的模样,是不是有点太嚣张了?

旁观之人更是不赞同道:“原来是位阵修,可那阵盘不过人阶而已,又无人操控,不需片刻就会被对手所破,到时她又该如何?”

“如此轻敌,当真被捧得不知天高地厚。”一人言语直接。

在他看来,陈轻瑶身为寒山真君弟子,在天元宗内,必定是众人捧着惯着,以至于排位大比这样的大事上,都不分轻重。

一些人就等着看明心宗弟子破阵而出,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得意忘形的天元宗弟子。

然而时间一息一刻流逝,那明心宗弟子却始终困在阵内出不来,外人看得出,他的确在努力破阵,可成效却不理想,分明只是个简单的人阶法阵,如何能困住一名筑基后期这样久!

先前信誓旦旦的人渐渐迟疑了,目光紧紧盯着擂台,突然有人道:“你们看天元宗弟子的手!”

众多视线顿时转过去,他们赫然发现,陈轻瑶虽然背着手,可她的十指一刻也没有停止掐诀,她一直在操控法阵,只是因其姿态,被人忽略了而已!

但就算这样,就算有她加持,人阶法阵也不该有如此威力,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最终,一直未曾开口的各宗门大人物们,为门下弟子指点迷津:“我虽不擅长阵道,却看得出,此法阵并非单独成阵,而是层层相套,虽是人阶法阵,威力恐怕不在黄阶之下。”

众人这才恍然,有人想到什么,失声道:“组合法阵,不是只有黄阶阵法师才能操控吗?她……”

她不过筑基初期,难道阵法造诣已经如此高深?!

阵法一道,虽不如丹道艰难,但筑基初期的黄阶阵法师依旧惊人!

各宗掌门、长老们看向天元宗方向,见到面色从容、嘴角含笑的季掌门,心下微微叹息。

原本那些小辈们猜测天元宗是不是碍于寒山真君的面子,才派出那两个筑基初期弟子时,他们心里未尝不是这样期待,可惜事实证明,天元宗出来的,没有一个是泛泛之辈,能被寒山真君看中的,更是惊才绝艳之人。

拥有如此出色的弟子,短期内怕是无法动摇天元宗的地位了。

陈轻瑶眼下所用的法阵,正是她从那本阵法残册中领悟到的组合法阵,此前在朱炎小秘境内,就曾靠它打败飞云宗的元立辉。

筑基之后,她又将法阵不断完善,加上自身修为提高,围困一名筑基后期已不在话下。

那明心宗弟子在法阵内一直试图突围,却始终未能成功,最终因为灵力枯竭,不得不认输。

陈轻瑶跳下擂台,面对恭贺声,满脸谦虚道:“过奖过奖。”

众人不由失笑,现在才谦虚,是不是晚了点?

至此,明心宗与天元宗的比试中,练气期和筑基期都已失败,剩下金丹期没有再比的必要,他们选择保存实力,应对下一场比试。

第一轮数场过后,胜出的四个宗门分别为天元宗、飞云宗、清风宗、万剑宗,这个结果,跟以往一样,并没有出人意料之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大风水师 七零小军嫂 天下藏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