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画屏幽 > 私会(捉虫)

私会(捉虫)(1/2)

目录

私会(捉虫)

坐在马车里, 周清手中捧着木匣,指尖无意识摩挲着边角, 怎么想也想不出究竟是在何处看见过红尘这种东西, 不过她很确定,红尘并非普通的香料,否则焉似锦根本不至于紧张成那副德行, 仿佛被人抢了命根子一般。

谢崇略微偏头, 能清楚的看到女人长而浓密的眼睫,秀挺的鼻尖, 以及嫣红莹润的唇瓣, 他想要伸手碰一碰, 又觉得自己的举动太过孟浪, 只能捏紧了拳头, 绷直身躯坐在原处。

周清还在想着方才的事情, 焉似锦的言行举止都让她不太舒服,她抿了抿唇,好似不经意的问, “那位焉二小姐是难得的美人, 容貌挑不出半点瑕疵, 指挥使觉得如何?”

谢崇满脑袋只有清儿一个, 对于别人看都懒得看, 他摇头道,“没注意。”

闻得此言, 周清唇角微微上扬, 将木匣打开, 身旁的男人突然凑过来,诧异的道, “这盒盖未免太厚了些。”

从小长在镇抚司中,谢崇对私藏密信的地方万分熟悉,此刻他屈起指节轻轻敲了敲,听到清脆的响声,笃定道,“里面有东西。”

周清不免有些惊异,赶紧按住他的手,柔声道,“先不忙打开,回去再说。”

很快马车就到了谢府,夫妻俩片刻也未曾耽搁,径直进到香房中,谢崇握着匕首,眨眼工夫便将木匣撬开,里面掉出来一封泛黄的信。

周清将信笺拿在手中,大致扫了一眼,面上的惊色越发浓郁,红润的唇瓣轻轻张开,好半晌都没阖上。

原来这红尘香是从西域而来,嗅闻到香气的人都会深深爱上焚香者,这种感情与人发自内心的恋慕不同,反倒更像是一种控制,看着无比诡异。怪不得前世瑞王与王妃情深意浓,没过多久就对焉似锦移情别恋,原来是因为红尘香的缘故。

信笺上除去记载红尘香的功效以外,还画了一幅地图,上面写了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藏香之处。

周清呼吸逐渐变得急促,红尘香产自西域,安息国也属于西域的范围内,说不定在所谓的藏香之处就能找到安息香,治好谢崇的髓海钝痛之症。

男人不知何时站在了她身后,将信笺上的内容完全收入眼底,沉声道,“我会派人去找,如果能找到安息香,自然是天大的好事,但若是找不到的话,清儿也不必着急,只要有你在身边,我的病症便不会有大碍。”

边说着他边弯下腰,将木匣中的香丸拿在手中把玩,目光幽暗,好似不见底的深井,能将所有的光线都吸入其中。

“这红尘当真有如此奇效,让人深深爱上焚香者?”沙哑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不知为何,周清从谢崇言语中听出了几分渴望,她心头一颤,急忙将香丸放回原处,正色道,“红尘香不是好东西,能控制人的心神、人的想法,这样的情意,难道真的是爱吗?”说到后来,她眼底隐隐透着几分厌恶。

感受到女人的态度,谢崇也回过神来,长臂收紧,牢牢抱住她纤细的腰肢,埋首于颈间嗅闻着诱人的兰香。

滚烫气息隔着衣料喷洒在肌肤上,带来的阵阵痒意让周清浑身发颤,红着脸将香丸放回木匣中,咕哝着说,“指挥使先回房罢,我把红尘香泡进烈酒中,毁了里面的药性,这枚香丸也就废了。”

对于爱妻说的话,谢崇根本生不出半点反驳的想法,他喉结滑动,薄唇轻轻磨蹭着,紧贴着柔嫩的肌肤。男人似乎还嫌不够,索性伸手将襟口拉大,两指熟练地避过玉颈上的红绳,捻弄着位于脊骨上方的那粒朱砂痣,还张嘴叼住一小块嫩肉,带来了细微的刺痛。

“莫要闹了,痒的厉害。”她低低哼哼两声。

闻言,谢崇更加精神,呼吸却越发浑浊,指尖从后到前,探入到嫣红柔软的唇瓣中。

周清飞快地拨开那双作乱的手掌,她刻意提高声调,“金桂,搬一坛烈酒过来!”

即使谢崇脸皮再厚,也不愿意当着奴才的面与女人亲热,见状只能悻悻住手,坐在旁边的软垫上,阴沉着脸,好半晌没吭声。

周清也没去管他,等金桂将烈酒搬来后,她撕开坛子上的红绸,将暗色的香丸放入其中。

香丸是用各种香料以及炼蜜配制而成,原料大多都是草木,一旦接触烈酒,里面的功效便会缓缓散尽。像红尘这种异香,整个大周都挑不出第二枚,如此一来,焉似锦也没法用香料控制瑞王的心思,最终取代了别人的位置。

眼见着红尘香彻底被毁,谢崇再也按捺不住,一把搂住女人的肩头,将人带到了卧房中。

*

天气日日转暖,京城中飘满了柳絮,乍一看就跟漫天飘雪似的。

周清用帕子掩住口鼻,坐马车往香铺的方向走去。前几日席氏给她送信,言道周良玉年岁不小,应该早些成亲,但哥哥心里明显惦记着昭禾,哪会同意此事?想都没想便把婚事推拒了,让二老心急不已。

马车刚经过长桥,骤然停了下来,周清一个不稳,手肘磕在车壁上,疼得她倒抽冷气,圆亮杏眼里也蒙上了一层水汽,整个人看着更加娇柔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游戏修仙十亿年,具现后成大帝! 我真不是十世善人 佛系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