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画屏幽 > 五月(捉虫)

五月(捉虫)(1/2)

目录

五月(捉虫)

等了不知多久, 门外终于传来响动。

只见谢一提着男子的领口,将人拽进书房中, 周良玉紧随其后, 三人衣衫俱湿,每走一步,地上都会留下湿淋淋的脚印。

被谢一钳制住的人正是年仲, 这人虽阴狠跋扈, 但却十分爱惜自己的小命,方才落入水中, 好悬没将三魂七魄吓出去, 此刻哆哆嗦嗦, 面色青白, 倒显得非常老实。

周清徐徐吐出一口浊气, 只要年仲还活着, 哥哥就不会有事,周家也不会如前世一般,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侍卫手腕一抖, 年仲便跪在地上, 他虽骇的肝胆欲裂, 却也知道自己进了锦衣卫指挥使的府邸。

那位谢大人有恶鬼的称号, 此处便与阎罗殿无甚差别, 越想越惧,他砰砰磕着响头, 口中连道, “大人, 都是草民的错,草民不该趁焦氏酒醉, 让她签了卖身契。”

现下年仲悔的肠子都青了,若早知道周家人这么本事,都能搭上锦衣卫,就算借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对焦茹下手。

周清坐在木椅上,耳中听到男人的讨饶声,粉嫩的唇瓣微微勾起,眼底浮起一丝讥诮。女人的相貌本就极为明艳,这么一笑,如同开得正盛的玫瑰,生满倒刺的同时,却也深深吸引了他人了目光。

谢崇余光瞥见这一幕,心跳陡然加快,他定了定神,冷厉道,“朝廷明令禁止,不准逼良为贱,你犯此大罪,还敢伤人,当真是胆大包天。”扫也不扫男人肝胆欲裂的惊骇模样,他继续说,“将人送到镇抚司。”

谢一抱拳应声,将年仲拖拽出去。

目送着二人离开,周清苍白的唇上终于多了几分血色,她站起身,欲要磕头行礼,哪曾想刚刚屈膝,手腕便被谢崇用力攥住。

剑眉紧皱,那张俊美的面庞上带着丝丝薄怒,哑声开口,“周小姐,你我相识许久,完全不必拘泥于这些俗礼。”

即使隔着几层衣料,滚烫的热度依旧源源不断印在周清腕上,如同烧红了的烙铁,她低着头,眼睫微微颤抖,“此等大恩,小妇人无以为报,若大人用得上,妾身甘愿……”

话没说完,站在一旁的周良玉便快步冲上前,一把将妹妹扯到身后,朗声道,“指挥使,此事与舍妹无关,您若有什么吩咐,周某任凭差遣。”

低头扫见自己空荡荡的掌心,谢崇眸中划过一丝不虞,他道,“周公子放心便是,本官之所以出手,全然是因为令妹调香的技艺,安神香与宣炉都在谢府,这份恩情你们可以慢慢偿还。”

自小在镇抚司长大,谢崇很清楚何种选择对自己更为有利,今日他救了周良玉,以周清的性子,一辈子都会惦念着此事,届时他说不准可以……挟恩图报,反正他根本不是君子,卑鄙又有何妨?

坐着马车从谢府离开,一路上周清并未吭声,周良玉眉头紧皱,眼底闪过懊悔,担忧等情绪。

闹出了这么大的风波,肯定是瞒不住的,周父得知此事后,直接请了家法,拿着藤条狠狠抽在周良玉身上。

“逆子,似逼良为娼这等大事,你居然不去报官,反而独身一人去找了年仲,若非锦衣卫及时赶到,你的命就保不住了!”

平日里周父性情和善,轻易不会与人争执,此刻他动了真火,嘴唇泛起淡淡青色,将周清骇了一跳。

“爹爹,您本就有心胸痞满之症,万万不能动怒,今日一事虽危急,但哥哥已经化险为夷,您莫要担忧……”

周良玉满脸愧色,他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竟会引发如此严重的后果,眼见父亲满脸痛苦,他仿佛被人紧紧扼住喉咙,根本喘不上气。

重新点燃了一炉安神香,周父口中含着丁沉煎圆,无法开口,周清缓步走到周良玉跟前,神情冰冷无比。

“哥哥,先前我曾告诫过你,焦茹看似可怜,心肝却黑透了,人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被逼良为娼,说句不中听的,跟你有何干系?你又何必做这等割肉喂鹰、以身伺虎的蠢事?”

周良玉哑口无言,半湿的衣袍上还沾着血,可见周父下手多重,多狠。

“况且年仲亲口说了,焦茹是因饮酒作乐才被他算计,你别忘了,她还在孝期,这等连血脉至亲都不顾的人,就算是死了也与人无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游戏修仙十亿年,具现后成大帝! 我真不是十世善人 佛系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