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画屏幽 > 谎言

谎言(1/2)

目录

谎言

谢崇很小的时候,爹娘就被仇家给杀了,他被谢孟冬接到京城,吃住都在镇抚司,与那些锦衣卫常年呆在一起,过的是刀口舔血的日子,久而久之,武艺越发高强,但记忆中父母的模样却越发模糊。

此刻听到周清平淡舒缓的声音,他恍惚间想起了父亲教他读书习字,母亲在旁软语叮咛的场景,那种安宁舒心的滋味,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了。

闭了闭眼,谢崇只觉得痛意翻涌的髓海慢慢平复下来,黑眸中暴虐残忍的杀意也消退不少。

手指轻叩案几,他哑声问,“周小姐最近一直呆在香铺,为何不回罗家?”

“罗夫人”三个字实在说不出口,谢崇便换了一种方式称呼周清,他知道眼前的女人在调香时十分专心,肯定不会注意到这种细枝末节。

果然如谢崇所料,周清并没有发觉异样,她用湿帕子擦了擦手,淡淡道,“世间最好的去处就是家,父亲身体不便,小妇人呆在香铺虽然帮不上什么大忙,却也能照看一二,等过一段时日,再回罗家也不迟。”

按说已经嫁了人的女子一直呆在娘家,实在有些不合规矩,但谢崇并非那种古板严苛的酸儒,对于此事他不止没有异议,心底反而升起了一丝快意。

宣炉中飘散着阵阵清香,让人心神宁静,远离了尘世的纷杂烦乱,谢崇双目微阖,坐在案几后头。

此刻书房中并没有别人,但他腰背却挺得笔直,如同拉满的弓弦,蓄势待发,时刻都绷紧了心弦。

余光瞥见男人紧皱的浓眉,周清不由暗暗叹息,锦衣卫表面上看似风光,最受天子信任,实际上却如同最锋利的刀刃,伤人又伤己,承受的压力不言而喻。

从谢府离开,周清一路上都在琢磨,如何缓解谢崇的病症。他不止是周家的恩人,还是铮儿的亲生父亲,就算自己不准备将这层窗户纸给戳破,也不能不顾他的性命,眼睁睁的看着这人经受病痛的折磨。

马车停在香铺前头,她甫一下去,就看到面容清俊的男人站在门口,脸色苍白,整个人仿佛瘦成了一把骨头。

周清没料想罗豫会来到香铺,她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眼底带着淡淡的排斥,先跟侍卫道了谢,这才开口问道,“阿豫怎么过来了,新月可找着了?”

罗新月跟人私奔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街坊邻里无一不知,罗豫原本就没想瞒着周清,此刻点了点头,道,“我把她接回家了,以后会好生看管,再也不让她胡闹。”

柔嫩指腹摩挲着袖口的绣纹,周清突然笑了,杏眼弯弯,如清泉映月,万分皎洁。

“阿豫是要接我回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游戏修仙十亿年,具现后成大帝! 我真不是十世善人 佛系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