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玲珑四犯 > 第 83 章

第 83 章(1/2)

目录

第 83 章

云畔有些意外, 没想到如今这柳氏竟给收拾得这么服帖了,不免佩服金胜玉的手段。

金胜玉谦虚地笑了笑, “我也是没法儿, 这柳氏实在不是个常人,惯于登鼻子上脸,你今日若是对她和软些, 她明日就想着怎么爬到你头顶上来。侯爷又是个耳朵根子奇软的人, 上回听那院儿里来报信,说柳娘要死了, 跑得连鞋都掉了。好在我跟去瞧了瞧, 哪里就要死了, 正梨花带雨坐在床上哭呢。后来被我拖进院子狠狠捶了一顿, 才改了这谎报军情的毛病。我想着, 早前她那样对你, 总要有个交代才好,你是个宽宏大量的人,虽不和她计较, 但让她向你低个头, 也是合情合理的。”

云畔心里很感激这位继母想得周全, 只道:“事情过去了那么久, 其实我已经不想那些了, 但也多谢姨母,还惦记着替我鸣不平。”

金胜玉道:“那是自然, 好人有赏, 坏人有罚, 赏罚分明,天公地道。只可惜以她的罪行, 还不够报官受审,既然上不了公堂,那就家里受磋磨。她也是个贱皮子,就配三日一打,五日一骂,你见天地呵斥她,她老老实实不敢作妖,你哪一日对她有了好脸色,她就琢磨怎么在侯爷跟前告黑状,你说可是奇了?”

这里正说着话,门外仆妇引了两个小媳妇打扮的进来,金胜玉笑着比了比手,“她们伺候你爹爹兢兢业业,上月已经升作姨娘了。”

云畔站了起来,毕竟是爹爹的妾室,辈分也不一样,自己颔首唤了两声姨娘,她们便恭敬向她行礼,她也留心观察了,确实都是谨慎守礼的人,想来被金氏调理得很好。

金胜玉含笑道:“这园子挺大的,我接掌之后就打发人收拾出了你的院子,将来你若得空,可以与公爷一道回来小住。你阿娘虽不在了,这侯府终归也是你的娘家,像今日这样走动走动,就是将你爹爹放在心上了。”

云畔点了点头,“我原也想常走动的,可惜我们公爷公务繁忙,今日好不容易抽出空来,我就想着回来瞧瞧爹爹和姨母。”边说边拉了金胜玉的手道,“姨母,我真要谢谢你,今日我瞧爹爹的精气神比之以前强了不少,全赖姨母尽心照顾。官场上也看人下菜碟,我阿娘走后,那些瞧笑话凑热闹的人,少不得捉弄我爹爹,他又不是个精细人,有时候吃了亏,得缓上两日才明白过来。如今他迎娶了姨母,这家也有个家的样子了,上回我们公爷还说呢,看见爹爹昂首挺胸走在三出阙前,真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所以胡太夫人当初的话未必没有道理,男人在外撑门面,又是什么支撑着男人呢,必定是背后的女人。有个贤良的妻子做后盾,夫主在外面就有体面,倘或没有金胜玉,爹爹到这会儿恐怕还是灰头土脸的,哪里来的闲心淘换前朝名画。

彼此客套话说了好大一轮,柳氏到这时才姗姗来迟,进门什么话都没说,先哭着在云畔跟前跪下了,“小娘子,以往是我糊涂,对不住小娘子,小娘子大人有大量,就原谅了我这不长进的吧!如今我知道错了,女君也进了门,教会我许多道理,我往后一定收敛性子,事事听女君的吩咐。”边说边回身接过女使送来的茶盏向上敬献,“娘子请吃茶,女君请吃茶。”

云畔见惯了她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手段,这种做小伏低,早在阿娘在时就是她的拿手好戏,到现在也没精进多少。

不过自己不是为了寻衅来的,要紧是瞧瞧爹爹和金姨母,至于这些闲杂人等,她早就已经不放在眼里了。

“姨娘不必如此,你是爹爹房里人,跪我不像话。”云畔接过茶,随手放在了一旁,示意女使搀她起身,“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只盼姨娘往后好好伺候郎主和女君,到底家和万事兴么,就算不为自己筹谋,也要为弟弟妹妹们筹谋。”

这话正好落在了柳氏的心坎上,她趁机道:“弟弟妹妹们如今都有女君做主,我再也没什么不放心的了。不过今日娘子既然回来,我就斗胆和娘子及女君提一提,就是……雪畔上月也及笄了,到了找人家的时候。还请娘子和女君留心,好歹替她踅摸个信得过的好人家。”

云畔看了柳氏一眼,心道上回这件事没办成,到现在还琢磨着呢,所以说这人的脾气秉性能改,才是怪事。

金胜玉没那么好的性子,她一句话就把柳氏顶了个倒仰,“才刚及笄,这么着急找婆家做什么?人还没调理出来,送到人家家里忤逆公婆、为祸姑嫂妯娌,到时候岂不叫人说咱们侯府没规矩!娘子难得回来一趟,你自己身后还没擦干净,倒上赶着来托人办事,我要是你,哪里开得了这个口!至于二娘的婚事,我看缓一缓为宜,再留个两三年,也不为过。”

这下子柳氏傻了眼,再留两三年,岂不是要拖到十七八岁?十七岁倒还有可说,十八岁就成了老姑娘,到时候上京哪户正经门头会聘那么大的姑娘?这金氏看来是打定主意要坑雪畔了!

可她又不能直直叫板,眼下形势比人强,金氏已经成了当家的主母,孩子也都被她搜罗去了,万一真拿她的奴籍说事,恐怕江珩也不敢保她。所以她只好委婉地提出,“女君说得有理,不过先定亲再调理,也不耽误了二娘的前程。”

“柳娘也太急了些。”坐在一旁的另两位妾室终于看不过,发了话,“这么大的家业,样样都在女君心里装着,什么时候该为二娘说亲,女君自然有数。现在催促着,倘或着急随意定了一个,回头只怕你又要置闲气,和郎主告状。”

柳氏被两个资历尚浅的数落了,心里很不舒坦,可也不能说什么,暂且只好忍气吞声。

这时外面婆子进来传话,说筵席备好了,只等夫人和小娘子过去就开筵。

金胜玉携云畔站起来,笑道:“别在这里耽搁了,侯爷说你最爱吃炙羊肉,我让人预备了,这就过去吧。”

主家团圆,妾室是没有资格参与的,柳氏只好随另两个妾室从花厅退出来。匆匆返回自己的院子,进门便唤翠姐,“快去找二娘,私下给她传句话,让她在姐夫跟前多露露脸。”

翠姐对这样的吩咐,有些理解不过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在姐夫跟前露脸?”

柳氏啧了一声,“还要我说第二遍?”

男人对年轻貌美的姑娘总会带着三分好感,况且又是姐夫小姨子,原就比外人更近一层。云畔这丫头如今是得了高枝,油盐不进了,但若是魏国公那头容情,将来雪畔兴许能借一借东风,也说不定。

横竖都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什么面子里子,那是贵人们才配谈的东西。让雪畔在魏国公面前晃几圈,万一引起了人家的注意,不说别的,就是凭着这份亲戚的情分,将来有求于魏国公时,人家也不好意思不答应。

“快去、快去!”她催促着,把翠姐赶了出去。

妾室上不得席面不要紧,三个孩子虽是庶出,却也算正经主子,是可以和魏国公坐在一张饭桌上吃饭的人。雪畔不是傻子,只要听了她的话,自会见机行事的。这样的机会不多见,错过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翠姐听了吩咐便一溜小跑着上前院去,进门恰好遇见了雪畔和雨畔姐妹,她们才从教习嬷嬷处下学回来,见翠姐气喘吁吁地,便问:“这是怎么了?是姨娘打发你来的?”

翠姐忙刹住脚说是,四处看了一圈,见没有外人才放心凑到雪畔耳边,将柳氏的话一字不漏交代了她。

雪畔还没来得及点头,雨畔就先怪叫了一声,“这也太荒唐了!”

雪畔忙去捂她的嘴,虎着脸道:“你要做正人君子,就不要掺和我的事,全当不知道便罢了。”

雨畔的性情比雪畔强了不少,她是一母三姐弟中行二的,不上不下平时最不得宠,越是这样,反倒越没得柳氏真传,还能有一颗正直的心,懂得分辨是非曲直。

她从雪畔手下抢出了嘴,争辩着:“阿姐,咱们虽是庶出,但好歹也是公侯人家的女儿,不能学外头那些下三滥自贬身价。”

雪畔白了她一眼,“我瞧你才是疯了,把我想得那么不堪。我不过是露个脸而已,你当怎么样?”

雨畔听她这么说,才勉强放心,跟她走进了前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游戏修仙十亿年,具现后成大帝! 我真不是十世善人 佛系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