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玲珑四犯 > 第 18 章

第 18 章(1/2)

目录

第 18 章

也没有怨天尤人,就是感慨女人没有遇见可靠的人,一辈子有多难捱。

譬如摘花,先摘的牡丹总是用来妆点厅堂,后摘的虞美人可以插进青瓷瓶子里,供在床头。牡丹艳丽端庄,不是人人能够驾驭,有些男人偏爱花叶一览无余的娇俏,因为会让他生出许多怜香惜玉来,自觉一跃成了风雅人士。

云畔总是习惯性地带着一点笑,越是这样,遭遇委屈的时候就越让人心疼。

明夫人把她揽进怀里安慰着:“如此也好,了结干净了,不必再为家里的事牵肠挂肚。你爹爹这等糊涂人,将来总有栽跟头的时候,你离了永安侯府,也少了好些麻烦,与你有好处。”

话虽这样说,果真被父亲丢弃了,心里那分失望和悲苦,是别人宽解再多也无法缓和的。

云畔不说话,埋在姨母怀里抽泣,向序看着她,那单薄的肩背轻轻颤动着,心里便生出许多同情来。

“我去把江侯追回来。”他说着,转身就要往外去。

明夫人忙叫住了他,“追回来做什么?你没瞧见他臊得脸都没处搁了,未必会听你的。”

向序还是少年意气,握着拳道:“他既然把巳巳留在我们府上,那就立个字据,巳巳将来的一切都不和他相干。别瞧着眼下他尚且能自保,就把巳巳拒之门外,等日后走到窄处,未必不会打巳巳的主意。”

明夫人听了哼笑一声,“若果然这样,他的脸得抹上锅灰才敢见人了。”

云畔这些年的历练,大喜大悲都不在心上长留,哭过了,心空如洗,直起身掖了掖眼泪道:“大哥哥不必去追,既然爹爹不想让我回去,想必从今往后也只当没有我这个女儿了。这件事我倒觉得未必坏,只是难过阿娘十几年的经营,最后为他人作了嫁衣裳。”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今侯府大权早就落在了柳氏手里,家主抬举她,她就顶半个主母。

不过想更进一步,却也难。明夫人道:“那小娘儿掌持着家业,是为她生下的几个崽子,倒也由她去。唯独一桩,江珩想扶正她,却是想都不要想。有她那张奴籍文书,她到死都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婢妾,说得难听些,花儿还无百日红呢,就依江珩那个面捏的耳朵,外头勾人的行首①粉头多了,就没有一个赛过她柳氏,我却不信了。”

当然说了这些,也权当自己出气罢了,明夫人又拿手绢擦了擦云畔的脸,转头对向序道:“我要上书房找你父亲合计合计,你妹妹也累了这半日了,你替我送她回去吧。”

向序倒是,先送明夫人出了厅房,转身看檎丹搀着云畔走出来。

那点愁绪很快在她脸上不见了踪影,她又是原来淡然的样子,带着点歉意轻声说:“因我的事,惊动大哥哥了。”

向序摇了摇头,想安慰她,却找不到说辞,半晌憋出两句话来:“别难过,离了那虎穴狼窝,好日子在前头等着你呢。”

这样简单又朴拙的鼓励,好像也能让人心生暖意。

云畔笑的时候有种沉静的美好,她是个经得起推敲的姑娘,并不因没了根底就慌张无措。进了她的小院,院子东边有一排蔷薇架子,架子下放着竹编的圆桌和小圈椅,她比了比手,说“大哥哥上那里坐坐去”。

这是她身为闺阁女孩子的矜重,不与男人同室而坐,要坐也在光天化日,人人瞧得见的地方,这样可以免除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和闲话。

向序依言坐下了,看她欠身坐在对面,小心地觑觑她的脸,只见她垂着眼睫,神情淡漠。

大约察觉他一直悬着心吧,抬起眼复又笑了笑,“大哥哥不必担心,我好着呢。”

向序松了口气,他没有和年轻的姑娘打过交道,也琢磨不透女孩子的心事,但巳巳的通透让他执着地相信她的每一句话,只要她说没事,他就可以暂且心安了。

鸣珂端来茶盘,云畔站起身,牵着袖子将建盏放在他面前,和声说:“这是我自己配的香饮子,大哥哥尝尝。”

向序低头看,古拙的茶盏里盛着碧清的茶水,微微漾荡之间夹裹着几片桂花。她拿木匙舀了两颗熟莲子放进他盏中,那莲子就像沉进水底的月,惊艳了晨起的时光。

云畔自己端了一盏,指指边上小火炉,“我是拿果子和茶叶一同烘焙,再煎水调蜜制成的。我爱吃甜的,不知大哥哥喜不喜欢。”

向序忙说喜欢,低头尝了一口,果然茶香里带着果香,不像市面上常见的紫苏熟水,豆蔻熟水似的,初入口有一股草木的青涩气息。

静静和她对饮,时光仿佛也慢下来。云畔不说话,眼睛里也没有哀愁,只是很安静,安静得让人心疼。

向序把建盏放回碟上,轻轻一声脆响,略沉默了下道:“人活一世总有些山高水低,不要因为那些不值得的人,让你觉得人生不顺遂。那天父亲是当着同僚们的面质问江侯的,柳氏固然再得宠,离了侯府也寸步难行。”

每个人都在为她打抱不平,其实自己除了当时失望,没有任何伤筋动骨的损害。

因为早就有预料,最后得到这样的结果也并不意外。柳氏能忍耐,有手段,只是算漏了她能平安到达舒国公府,如今面上虽得胜了,往后苦恼的地方不会少。

云畔不声不响,心里有成算,柳氏生了三个儿女,已经不能像无所出的婢妾一样随意处置了。目前看来那张奴籍文书只能限制爹爹扶正她,但将来的事可说不准,或者可以转赠别人,做个顺水人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游戏修仙十亿年,具现后成大帝! 我真不是十世善人 佛系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