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撩到你心动 > 第 37 章

第 37 章(1/2)

目录

第 37 章

姜沛手挡得太快, 杨舒没拍到重点,不过也够了。

对上姜沛不可思议的目光, 杨舒得意地挑眉。

她举着刚拍下来的照片, 在他眼前晃晃:“说实话,我做摄影师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给男人拍私房照。”

“尤其……”

她扫过周围的环境, 和姜沛此刻的状态, 唇角勾起似有若无的浅笑,“尤其是这样的场合和尺度, 姑且算是美男出浴照吧。”

她十分认真负责地为作品取了个名字。

姜沛绷着脸, 阴恻恻的眼神凝视她。

杨舒权当不觉, 依旧在幸灾乐祸地感慨:“这也算是我在摄影道路上开创的新记录了。”

她抬眸看向姜沛, “你要吗?回头我精修一下送给你?”

话音刚落, 姜沛黑着脸伸手来夺她手机。

杨舒早提防着呢, 迅速背在身后。

瞅准机会,她撒腿就朝门的方向跑。

这个时候,姜沛哪能容她逃脱?

在她冲出浴室之前, 他大臂一伸, 把人捞回来。

咔哒

门关上, 反锁。

杨舒:“……”

密闭的空间内, 一时间没了退路。

杨舒面上闪过一抹慌乱, 在那道犀利凛冽的目光注视下,不自觉往后退。

姜沛一点点逼近她, 伸出手:“手机拿过来。”

“不要。”杨舒依旧背在身后, 不给他, “我好不容易才拍到的。”

虽然她原本不是想进来拍他的,但既然都拍了, 怎么能轻易删掉?

很快,杨舒后背抵在冰凉的大理石壁上,退无可退。

姜沛挺拔的身躯靠过来,将她完全笼罩,那双如捕猎者一般透露着危险的瞳孔微缩,又沉沉反问一句:“不给?”

他少见的凶煞,杨舒忍着心慌,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试图跟他讲道理:“沛哥,暴力不能解决问题唔……”

他撅住她的后脑,霸道吻上她的唇。

杨舒被他吻得猝不及防,紧接着,手里拿着的手机被人抽走。

姜沛拿着手机把刚刚的照片删掉,懒懒垂着眼睑看她,嘴角微扯:“硬的不吃,软的总吃吧?美男计可还行?”

照片被删,还是这种欺骗的方式,杨舒心情不爽,拳头砸在他胸前:“你好烦呐!”

她都还没好好欣赏呢。

姜沛捉住她的手腕,将人圈进怀里,薄唇擦着她耳畔轻轻道:“想看的话,我人不在这儿吗,随时都可以。留手机上万一被别人看见,你多亏?”

“我有什么亏的?”

“你男人这种照片被别人看见,难不成你还能觉得自己占了便宜?”

“……”

杨舒想了想,也不跟他计较了,推推他:“我要出去。”

姜沛抱着她不撒手,杨舒能感觉到他身上滚烫的温度,以及生理上的某种反应。

她的脸也迅速升温,双颊添上一簇新红。

男人低沉的声音漫进耳底,搀着细微的哑:“都进来了,一起洗。”

杨舒心跳快了些,声音低下来:“我,我洗过了。”

“再洗洗。”

“……”

杨舒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跟他一起从浴室出来的,只知道他洗了好久,也拉着她洗了好久。

浴室内灯光氤氲出暖暖的色调,暧昧也在逐步升温和发酵。

姜沛神清气爽离开时,杨舒躺在床上翻身都懒得翻。

他像是把前几天亏欠的,在今晚全部还了回来。

——

第二天到公司上班时,杨舒一直犯困。

姜吟端了杯咖啡给她送过来:“你怎么了,昨晚没睡好?”

杨舒接过来嘬一口,姜吟放的糖有些少,苦涩的味道提神了不少。

想到姜沛昨夜的疯狂她心里来气,随口道:“昨晚上和耗子斗智斗勇来着。”

姜吟一惊,瞳孔陡然放大:“你见着了?!”

“嗯,见着了,好大一只,被我弄死了。”

姜吟对杨舒露出钦佩的目光,并且竖起大拇指:“舒舒,你太强了!”

杨舒挑眉一笑:“小场面,不用崇拜我。”

两人正聊着,江凌拿着一个档案袋走过来:“舒舒、姜姜,你们俩今天谁有时间,帮我跑一趟律师事务所。”

杨舒和姜吟狐疑地看过来。

江凌解释说有个谈好的拍摄项目,合作方突然违约,对方有个厉害的律师,违约还把错全推在工作室身上,让赔付违约金。

江凌当然不能认怂,铆足劲儿找更好的律师来打这场官司。

姜吟听完接话道:“打官司找我哥啊,律师费方面,看我的面子怎么也能打个折吧。”

“你哥是墨恒律师事务所的姜par吧,找的就是他。他助理说他比较忙,让我先把整理好的合同以及相关资料送去律所,他看过再联系我。”

江凌说着看向姜吟,“要不你去跑一趟?亲兄妹更好说话了。”

“我前几天那个广告刚结束,今天还得做最后的交接呢。”

姜吟看了下腕表,“不早了,我得先过去,凌姐你让舒舒去吧。”

老妈天天盼着她哥和舒舒能在一起,既然有大好机缘,姜吟坚决不能拦了路。

这种时候,就得让杨舒去。

她再给他们俩创造一次机会。

唉,世界上再没有比她更贴心的妹妹和闺蜜了。

姜吟感慨着,收拾东西匆匆溜走。

江凌只好看向杨舒:“你今天好像不忙,那就你去吧,如果可以的话,后续和姜律师关于这方面的跟进也是你来,我可以给你少安排点拍摄。”

杨舒挤出一张笑脸,接过那份资料时,忍不住多嘴插一句:“凌姐,这是你的工作,怎么交给我了?”

不怪杨舒多想。

以前这方面江凌都是大包大揽,从不让她和姜吟两人插手。

江凌常说的话就是:你们俩好好拍摄就行了,别的事我全包了。

她们这样的公司,合同出现纠纷找律师在所难免,以前也遇到过,都是江凌亲力亲为。

这还是第一次,江凌把这活像扔烫手山芋似的扔给她。

姜吟常说有官司找她哥,能打折。

但江凌每次找合作律师,从来都不是墨恒律师事务所。

正因如此,杨舒今天就更好奇了。

办公室里就她们两个。

江凌叹了口气,没隐瞒:“里面有个合伙人,是我前夫。”

杨舒错愕了一瞬,问她:“童童的爸爸?”

“嗯。”

气氛陡然间陷入沉默,杨舒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江凌笑着拍拍她的肩,语气轻松地调侃:“好歹你也是咱们工作室的股东之一,做点这种活不是应该的吗,赶紧去。”

拿着材料驱车去律所的路上,杨舒还沉浸在震惊当中。

凌姐家在安芩,却带着孩子来长莞创业。

她一直以为,她前夫肯定不在这个城市。

没想到世界还挺小的。

——

到律所,说明来意后,前台说姜沛在开会,让她稍候。

杨舒坐在休息区,对面的墙上有律所合伙人的照片。

她起身走过去打量。

姜沛西装革履、不苟言笑时,看起来跟平日里的玩世不恭大相径庭,好像更帅了。

他的五官凌厉深邃,个头高大,身材也好,一眼望去是最扎眼的那一个。

他左手边的男人杨舒眼熟,思索两秒,很快想起来。

这是钱一铭,在鹤桥古镇见过,姜沛还冒充人家弟弟来着。

那么另外一位的身份也就显而易见了。

藏蓝色西装,戴着银丝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稳重矜骄。

杨舒仔细瞧了瞧,眉宇之间确实跟童童有相似。

看来凌姐的前夫就是他了。

长得是还可以,就是眼睛有点瞎。

凌姐这么优秀漂亮的女人都舍得离婚,这辈子估计没机会再遇见更好的了。

杨舒瞥见旁边的名字,傅文琛。

她正出神,身后忽然传来一抹男音:“凌韵摄影工作室的对吧?”

杨舒闻声回头,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士跟她打招呼:“我是姜par的助理秦畅。”

杨舒礼貌点头:“你好。”

秦畅看到杨舒的瞬间愣了两秒,眸底闪过一抹惊艳。

他们律所每天什么样的客人都有,也不乏大红大紫的女明星,秦畅算是见惯了场面的人,却还是被眼前女孩的长相惊艳到。

女孩穿着水墨色的长款羽绒服,一张鹅蛋脸白皙干净,五官小巧精致。

明亮的凤眸清澈泛着水光,眼角眉梢妩媚天成,又莫名带了点清冷气质。

美得很有距离感。

是纯天然刻进骨子里的,而不是那种奢侈品衬托出来的气场。

秦畅回过神,笑着开口:“您好,姜par开过会了,让我带您进去。”

这家摄影工作室是前天联系他们律所的。

按照姜par后面的行程进度,这个案子得再等半个月,没想到今天一早姜par看到预约表,直接就给提到前面来了。

秦畅记得上回和傅par、钱par一起吃饭,听到他们说姜par的女朋友就是这家工作室的,叫杨舒。

摄影师不会负责来送材料,这位应该不是。

秦畅想起她刚刚没自我介绍,正想问一句,办公室已经到了。

秦畅推开门请她入内。

姜沛人在落地窗前站着,正举着手机在打电话。

面对工作,他收起往日的散漫,周身气质威严,声音淡而好听:“作为这么大一家上市公司,法定代表人未通过股东会议,便对公司股东之外的其他人以公司名义提供担保,我合理怀疑其动机是否出于善意……”

余光看到进来的杨舒,他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她先坐。

杨舒坐下后盯着他冷峻清隽的侧脸,脑海中不知怎的,想起昨晚浴室里的一些画面。

现在倒是穿得整齐,人模人样,疯起来简直就像另外一个人。

她耳根不觉有些热,胡乱抚了下鬓前的碎发挽在耳后。

秦畅给送了杯咖啡进来。

看看那边打电话的姜par,再看看红着脸,盯着姜par犯花痴的杨舒,他自己也留下来没出去。

姜par可是有妇之夫,跟别的异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好。

尤其之前出现过女客户骚扰姜par的经历,他更得看着点。

这女孩也是,不知道自己同事是姜par的女朋友吗?怎么还能这么肆无忌惮地盯着看?

姜沛收了手机,一扭头就看到秦畅跟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

他拧眉走过来:“你不出去?”

秦畅被问得愣了两秒,蹭地明白过来。

这就是他家老大传说中的——女朋友!!

摄影师不会来送材料。

但是想见男朋友的摄影师,会的呀!

秦畅递了个秒懂的眼神,麻溜儿离开办公室。

并且贴心地为他们俩关上门。

办公室里有些热,杨舒脱掉身上的羽绒服,里面是件粉色的针织衫。

是之前逛街时,姜沛挑的那件。

他当时说她穿粉色好看,杨舒不信。

不过买回去后,她发现这件确实不错,就经常穿。

见姜沛视线落在她的针织衫上,杨舒脊背僵滞了一瞬。

她今天没料到会来这儿,穿了他喜欢的那件针织衫,也不知道这个自恋狂会不会又要孔雀开屏,臭屁一把,吹自己眼光好。

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杨舒把跟前的档案袋推了推,公事公办的态度:“姜律师,你要的材料。”

姜沛站在她身后,忽而浅浅笑了下,带着拖长的气息声,漫不经心却又十分悦耳。

杨舒回头:“你笑什么?”

姜沛道:“我只是觉得送材料的有可能是你,没想到真是你。”

他知道梁雯经常在姜吟耳边唠叨他和杨舒的事,猜想姜吟如果知道这事,肯定会极力撮合杨舒来送材料。

但这些只是推测,姜沛不确定她能来的几率是多大。

毕竟完全有可能姜吟不知道这事,也就不会去干预和促成。

所以此时看到她,姜沛还是挺惊喜的。

杨舒不理解他的奇怪心思:“昨晚才见过面,就算现在又见到我,也用不着笑吧?”

姜沛倚在办公桌前,跟她面对面,嘴角勾了勾,说话声音浪荡:“穿衣服见面和不穿衣服见面,怎么能一样?”

杨舒:“……”

桌上秦畅送的咖啡还没喝,杨舒捧着喝了一口,是她喜欢的口味。

看到她因为满意而眼眸自然眯起来,姜沛目光不觉柔和了些,声音也跟着放缓:“昨晚睡得晚,今天困吗?”

他哪壶不开提哪壶,杨舒差点呛到,忍不住给他一个白眼。

把咖啡杯放下,她道:“你要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材料慢慢看,以后这个案子有什么进展可以联系我。”

她刚起身,姜沛拽住她的手腕往怀中一扯,杨舒柔软的身躯顺势贴过来。

他长臂箍在她不盈一握的腰身,顺势捏了把她身上的软肉:“来这儿找我谈案子的人,可没哪个是你这种态度。”

他说话间温热的气息喷过来,杨舒抿了抿唇,手指揪着他的领带:“我来给你送生意呢,这是甲方爸爸应该享有的特权。”

姜沛似笑非笑:“甲方爸爸?”

杨舒点头:“对的,合作期间,你可以简称我为——爸爸。”

啪。

一个不轻不重的巴掌落在她臀上。

杨舒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怎么打人呢?”

还打她屁股。

除了小时候言礼打她屁股之外,她从小到大,再没被人打过屁股。

关键她都这么大了,好羞耻。

杨舒脸颊泛着红晕,伸手捂住。

姜沛哂笑一声:“你不该打?我还嫌打轻了呢。”

杨舒努努嘴:“让你叫声爸爸跟委屈你了似的。”

她看一眼时间,“我得回去了,今天还有别的工作要忙。”

姜沛依旧搂着她不松开,想起她刚刚的话,问:“这个案子你负责?”

杨舒点头,也没提凌姐和傅文琛的事:“我是公司股东,负责这个不是很正常。”

“那我们岂不是要经常见面?”

“没这事不也见面?”

姜沛笑笑,没反驳她。

这怎么能一样呢。

晚上是偷偷摸摸,跟搞地下情似的。

白天见面,那可是光明正大。

姜沛仍握着她的手,不轻不重捏着她的指尖:“怎么过来的?我送你吧。”

“不用,我自己开车了。”

“那我送你到门口。”姜沛拿起她搭在座椅靠背的羽绒服,牵着她的手往外面走。

走至办公室门口,杨舒怕被外面的人看到引起不必要的议论,将手从他掌中抽离,顺便接过自己的羽绒服。

门打开,杨舒刚出来就看到外面办公区人员的视线正完全一致地看着这边,甚至有人在窃窃私语。

随着姜沛和杨舒两人出来,众人似乎惊了两秒,随后埋着头各干各的,明显的欲盖弥彰。

这一个个的表情都太像在八卦了,杨舒审视的目光看向姜沛。

她来送个材料而已,不至于反应这么大吧,莫非他俩的事全律所都知道了?

两人离得近,姜沛附在她耳畔压低声音道:“我什么也没说过。”

当然秦畅说没说,他就不知道了。

恰好钱一铭和傅文琛两个人走过来,看到姜沛,钱一铭招手:“沛哥忙完没有,霖弛那个关于期货的案子我们得再开个会商议一下。”

语落,他注意到姜沛旁边站着的女孩有些眼熟。

“你不是那个杨摄影师吗。”钱一铭找回记忆,眼神跟着亮起,视线在姜沛和杨舒之间犹疑。

上回秦畅说姜par谈恋爱了,他如今看着还真像那么回事。

杨舒笑着打招呼:“钱律师,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没想到在这儿遇见了。”钱一铭主动伸出手来,要跟她握手。

姜沛皱眉,将他的咸猪手打掉:“握什么握,用不用我回头告诉你女朋友?”

钱一铭手背被打得挺疼,甩两下缩回来,故意加大嗓门:“你管的也太宽了吧,握个手都不行,什么关系啊你们俩?你看周围同事全竖耳朵听着呢,也不解释解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游戏修仙十亿年,具现后成大帝! 我真不是十世善人 佛系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