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撩到你心动 > 第 35 章

第 35 章(1/2)

目录

第 35 章

室内静了两秒钟, 被姜沛炽热深邃的目光盯着,杨舒顿时不自在起来。

“我觉得你要好好为自己的身体考虑, 加以节制。”

她板着脸, 一本正经说着,脚尖伸出去把一只被她踢远的拖鞋挑起来,熟练地套在脚上。

正要从姜沛怀中起身, 他长而有力的手臂箍住她的腰, 把人按坐回去:“我来看你,给你做饭, 你拉着姜吟吃到现在, 还答应让她住你这儿, 对我就没有点补偿?”

杨舒抿了下唇, 指了指桌上的蛋糕:“我不是喂你吃蛋糕了吗。”

“再者说, ”杨舒指出他的错误思想, “我答应你妹妹来这里暂住,你作为哥哥不感谢我就算了,还让我补偿你?那你这哥哥做的也太不称职了。”

她叹息着摇头, “姜姜真惨。”

姜沛哂笑一声:“你对她倒是挺好。”

“那当然, 我们可是好几年的交情。”杨舒不觉想起以前的事, 默了须臾后, 又改口, “其实,是姜姜对我好。”

客厅的电视还放着, 杨舒目光落在远处的荧幕上, 思绪有些飘远:“我当初考上了P大摄影系, 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幻想着接私活做兼职, 学费生活费都能自己轻松赚到,再也不用依靠别人。”

“可现实不是这样的,他们嫌我技术青涩,没有审美,把我的作品贬得一文不值。最后吃力不讨好,我被人劈头盖脸的骂,钱也一分拿不到,饿得都快要吃土了。”

“后来没多久,我看到自己那些被他们说的一无是处的作品刊登在网上,换了署名,才知道我被骗了。那时候我很懦弱,只会躲在没人的地方哭,然后就遇见了姜吟。”

“她拉着我去找那些人算账,可凶了。”杨舒忽然笑起来,抬眸看向身前的男人,“你知道她那天怎么吓唬人的吗?”

她清清嗓子,学着姜吟那天的语气,“别以为我同学好欺负,你们盗取我同学的作品,更改署名据为己有,这是犯法的知道吗?我哥可是个很厉害的律师,前几天一个变态杀人犯都能在他的辩护下无罪释放,就你们这小公司,我要告诉我哥,分分钟让你们完蛋!不信?行,我现在就给我哥打电话,让你们见识见识。”

听到这儿,姜沛被气乐了:“变态杀人犯?无罪释放?”

杨舒继续讲:“见姜姜掏出手机,那群人被吓傻了,赶紧把我的摄影费做了结算。后来从那家公司出来,我问姜姜,你哥真像你说的那样吗?变态杀人犯都能无罪释放?这样不成无良律师了吗,不太好吧?”

杨舒还记得那天的情景。

天是湛蓝色的,云很低,像一团团棉花糖。

阳光斜斜照过来,暖融融地洒在人的背后。

姜吟走在马路边,一蹦一跳的,明艳的脸上挂着几分恣意张扬的笑:“我哥呀,他今年大四,还在律所做实习生呢。变态杀人犯如果找他做辩护,估计能把他吓哭。我刚刚胡说八道,吓唬他们的!”

她手臂搭在杨舒的肩膀上,“舒舒,你别总是唯唯诺诺的,人弱被人欺,你得横起来,这样别人才不敢欺负你。算了,估计你这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你跟我混吧,以后姜姐罩着你!”

……

听她讲完,姜沛搂着她腰评价:“你这描述,她怎么跟个混社会的大姐大一样?”

杨舒想了想:“你这么说,确实是有点。”

“你们俩就是这么熟起来的?”姜沛又问。

杨舒点点头:“后来她经常拉着我找灵感,有兼职也带着我一起做,渐渐的就形影不离,常在一起。凌姐就是我们俩在一次兼职时认识的,彼此熟识后她说要开工作室,她出钱,邀我和姜姜技术入股,然后我们三个一拍即合开始创业,到如今工作室的发展越来越好。”

杨舒感叹着:“姜姜和凌姐,都算是我人生当中的奇迹,如果不是因为她们俩,我毕业后可能不会留在长莞。”

姜沛垂眸凝视她片刻,忽而开口:“她们对你再好,也各有自己的生活,你和姜吟再亲密,她有一天也会嫁人,有自己的家庭。到时候,你怎么办?要永远守着你的摄影,孤孤单单的?”

他抛出来一个过于现实的问题,也是杨舒一直刻意回避的话题。

她脸上有片刻的僵滞,旋即笑了下:“所以孤独是人生常态,没有谁是能陪谁到最后的。”

她吸了口气,无所谓地耸肩,“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就好好享受当下呗,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我不是在告诉你,要你笑着去面对孤独。”姜沛轻轻皱眉,他抚上杨舒的肩膀,“兄弟姐妹也不会谁陪谁一辈子,更何况闺蜜?但是,老公可以。”

杨舒怔了片刻,轻哂:“说得好像夫妻就能走到最后一样,亏你还是律师呢,不知道离婚率?”

杨玄耀这辈子,都不知道给讨过多少个老婆了。

连她都记不清。

“总有不离婚的。”姜沛看向她,“在这个世界上,也许你能找到一个人陪你到最后呢?

姜沛倚着靠背,见她低着头不说话,倏而在她指尖捏了捏,散漫道:“咱们俩最近的相处还挺默契的,如果你想让我做那个陪你一生的人,我也是可以考虑的。”

他看向杨舒,“也许,我就可以做那个,陪你过一辈子,永远不离不弃的人。”

杨舒抬眸,对上他冷峻深刻的脸庞。

他看上去吊儿郎当,嘴角挂着不羁的痞笑,说出的话难辨真假,那双望过来的眸子却清幽,如墨深瞳里深不见底,隐约夹杂一丝难以捕捉的炽热。

杨舒被他看着,左侧心房的位置强而有力地跳动着,越跳越快。

她脑海中居然不受控制地去想,如果真的跟他这么一直,一直处下去……

这是一场豪赌,一旦输了,她的生活将是天塌地陷,连现在都不如。

现在这样才是最好的,也是最稳妥的。

她缓过神来,冲他挑眉一笑:“这恐怕不行,毕竟一辈子太长,我把你看腻了怎么办?”

气氛凝滞了两秒,姜沛不以为意地笑笑:“那我到时候整个容,换张脸?”

姜沛口袋里手机铃声响起,划破室内的寂静。

他摸起看了眼,接听。

手机里传来姜吟的声音:“你不是说让我回来有急事吗?我回来了,什么事?”

杨舒不自觉屏住呼吸,心里嘀咕,姜沛想把姜吟支走也不编个像样的理由,这下看他怎么圆。

姜沛倒是一脸平静,连个解释都不给:“现在没事了。”

姜吟:“??”

“你耍我玩呢?”

“明明是你回家太晚,我等不及已经自己解决了。姜吟,作为一个女孩子,晚上应该早点回家你不知道吗?”

“我是去看舒舒了,又没乱跑,都这么大的人了你还管!”

“管你是为了你好,你要是谈个恋爱,有人管了,你当我稀罕管你?”

姜吟声音渐渐弱下来:“那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都已经解决了,你既然没参与,如今还有什么知情权?早点洗洗睡吧。”姜沛直接切断通话。

杨舒在一旁听着兄妹两人的对话,用叉子扎起草莓蛋糕上剩下的最后一刻草莓,送进嘴里,含糊不清道:“你把人骗回去,理由都不给一个就算了,说话还这么强势霸道。”

“跟她找什么理由?”姜沛扣住她后颈,迫使她低头,声线温醇道,“不过,我还能更霸道。”

他强势吻上她的唇,舌渡了过来,撬开齿关。

她刚吃过草莓,舌尖沁着丝丝酸甜,被他悉数掠走。

炽热缠绵。

一吻结束,姜沛喘着粗气,双手喷着她精致的小脸。

外面夜已经深了,他问:“肚子还疼吗?”

杨舒摇摇头。

姜沛放心下来:“今晚不欺负你了,回房间早点休息。”

知道他这是要走了,杨舒不自觉轻轻捏着他衣角,心上空荡一瞬。

随着姜沛起身,杨舒指腹捏着的衣角自然抽走。

她的手僵硬一秒钟,迅速背在伸手,浅笑着抬头:“好。”

姜沛把餐桌上的残羹剩饭拿去倒掉,盘子收拾干净,走的时候顺便把垃圾带走。

杨舒送他到门口,姜沛出门前回头看她一眼:“这么难得,还能出来送送我?之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好?”

不等杨舒接腔,他想起什么,了然地点头,“也对,平时你都躺在床上起不来。”

杨舒:“……”

他笑得浪荡,杨舒羞愤地踹他一脚:“滚吧。”

果断把门关上。

回卧室,杨舒洗漱过去床上躺下,想到先前捏着姜沛衣角的那一幕,有些懊恼。

她怎么会有那个举动?

幸好姜沛没发现,不然就丢死人了。

而且她居然破天荒地跟姜沛讲以前的故事,她平时很不喜欢跟别人提及自己的往事,也不喜欢曾经那个卑怯懦弱的自己。

今天晚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不由自主说给他听。

她和姜沛只是露水情侣,一年之期而已,不会长久的,她可千万别动什么心思。

杨舒不断给自己心理暗示,最后索性摸起手机,找到微信上给姜沛的备注。

把“一条狗”三个字删掉,她重新换了个备注:谁先动心谁是狗

她得用这个备注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两个人只是玩玩而已,不能当真,更不能沦陷。

她要洒脱一点,坚决不做狗!

姜吟搬过来暂住前的周末,姜沛说要过来,被杨舒拒绝了。

她把家中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

姜沛的东西通通藏起来,免得被姜吟瞧出端倪。

姜吟周日晚上搬过来,和杨舒一起住。

杨舒去洗澡时,姜吟盘腿坐在床上,捧着笔记本在看明天广告拍摄的一些注意事项。

这是个大客户,而且是第一次合作,半点马虎不得。

杨舒从浴室出来,做了护肤,姜吟还捧着电脑看得认真。

掀开被子钻进去,杨舒看了眼电脑荧幕,劝她:“都翻了好几遍了,休息吧,明天还得早起呢。”

姜吟已经耳熟于心,合上笔记本放在一旁:“你明天干嘛?”

杨舒把被子理了理,躺进去:“不是有个游戏比赛吗,Mamp;amp;T战队的宣传照原本之前拍过了,但突然人员调动,要重拍。”

姜吟对这事有点印象。

躺下后主动挨着杨舒,搂住她的腰:“今年工作室接的项目还挺多,估计要忙到过年了。凌姐一直说招摄影师,到现在一个也没招进来。”

“之前面试的那几个,你不是说技术不行吗,总得慢慢看。”杨舒宽慰她,“明年毕业季,没准会有不错的应届生,现在咱们俩也应付得过来。”

姜吟想想也是。

“对了。”她看向杨舒,试着问了句,“马上就是年假了,咱们工作室假期开始得早,你今年……不然去我家吧?上次我妈可喜欢你了,总念叨着让你去玩,你要是过去她肯定特高兴。”

姜吟不知道杨舒家里的事情,甚至不知道她家中还有什么人。

杨舒不主动说的事,她从来不会刻意去打听。

姜吟只知道她过年也不回去,就自己一个人。

杨舒笑笑:“不去了,我到时候没准想要旅个游什么的,已经在计划了。”

姜吟心底喟叹一声。

过年旅什么游?她知道杨舒在婉拒,其实什么计划都没有。

以前也是这样,无论姜吟说什么,杨舒都坚决不会去姜吟家里过年。

她怕给别人添麻烦,也怕看着别人家里团圆热闹的场合,自己更显得孤单冷清。

姜吟也没再多劝,关掉灯:“这件事咱们以后再聊,明天还得工作呢,早点睡吧。”

“嗯,晚安。”杨舒帮她扯了扯被子。

姜吟入睡很快,短短三分钟内便睡熟了。

杨舒一时间还没什么睡意,夜幕下盯着头顶的天花板眨了眨眼,沉默一会儿,想着即将到来的年假。

她最不喜欢过年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游戏修仙十亿年,具现后成大帝! 我真不是十世善人 佛系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