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第 72 章

第 72 章(1/2)

目录

第 72 章

072

陈轻瑶与萧晋除魔之时, 苏映雪乘坐宝船,快速驶向凡人界。

当初他们穿越无尽海域, 花了一个多月时间, 如今陈轻瑶能力大增,炼出的船速度飞快,不到十天就抵达目的地。

登岸之后, 苏映雪没做停留, 直接前往楚国都城。

她是楚国人,自小在都城内长大, 却连苏府大门都不曾跨出, 就被一驾马车草草送去城外庄子。

此刻, 竟是她第一次走在故国街道上。

以往想象中, 令人敬畏惶恐的皇城, 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不论是高头大马上的王孙贵族,还是街边叫卖的小商小贩,在她眼中没有什么区别, 入目所见, 还不如天元宗下辖随意一座小城。

“还是早点解决掉麻烦, 回去找姐姐吧, 不知道姐姐会不会在青岚城等我。”苏映雪轻声呢喃。

她一心想着快快回到陈轻瑶身边, 并没有留意到,大街上, 几乎所有人都在看她。

在云鼎洞府中血脉得到提纯之后, 陈轻瑶就发现, 苏映雪身上多了几分出尘之气,对方在她面前, 总是羞涩依赖的小姑娘模样,这样的气质不太明显,一旦面对外人,清冷疏离油然而生。

此时她一身淡蓝白衣,云鬓乌发,雪肌玉肤,面容冷淡,如一朵冰山雪莲,叫人惊艳不已。

楚国对女子的约束不算严苛,经常可见一些官家小姐带着帷帽上街,有些胆大的,以真面貌示人,百姓见了,也不觉得如何离经叛道。

诸如四大才女、京城四姝之类的美名,大家都津津乐道,甚至有几位,还曾公然露面。

然而此刻,许多人却觉得,名扬都城的那几位,与面前佳人相比,未免沾染太多红尘烟火气,落了下风。

苏映雪对国都并不熟悉,一时分不清苏府的方向,大白天也不好飞檐走壁,便闪身躲入一个清净之地,待到晚间,才跃上屋顶,大致辨别了方位,往城东飞去。

在苏府两条街之外,她看见一间大宅院上,挂着安阳侯府几个字,不由停下脚步。

安阳侯陶家……她曾经的未婚夫,就是陶家人。

苏家虽可称一句书香门第,与陶家相比还是差了一截,当年,苏映雪之所以能和安阳侯府的二公子指腹为婚,全因她母亲曾救过安阳侯夫人一命。

可惜,救命之恩抵不过世俗利益,一个母亲去世、不受宠的孤女,自然比不过苏家人捧在手心的掌上明珠,因此,在她被诬陷时,陶家不仅没为她说过一句话,还纵容未婚夫和她的异母妹妹勾搭在一块。

后来直接将婚约对象换成苏月芙,或许在陶家看来,只要娶的都是苏家女,便算保全了自己守信的名声。

苏映雪立在屋脊上,夜风吹得衣摆飞扬,陶府的一切印入眼中。

这座百年勋贵之家,子孙后代已渐渐忘却祖上的荣耀血性,被膏粱锦绣迷了眼,男人不求上进,与歌姬美婢厮混,女人困居后宅,为宠爱和利益勾心斗角。

越过那些奏着靡靡之音的院落,苏映雪在东边一座小院里发现苏月芙的踪迹。

这位继母所出的妹妹,最终还是吸着她和她母亲的血,高嫁入陶家。

居所在东边,说明苏月芙在陶家还算受重视,此时院内却传来杯盏落地的声响。

苏映雪透过半阖的窗户,看清屋里的场景。

“二爷又出门了?”苏月芙冷着脸问。

丫鬟战战兢兢道:“是,说是应了李府少爷的约。”

“哼,什么李府少爷,只怕又奔着得月楼那贱蹄子去了。”苏月芙说得咬牙切齿,“大爷能袭爵,他比不得也就算了,读书功名又比不过三爷,这么大的侯府,将来都是别人的,他倒心大,一点也不着急!”

苏月芙越说越不甘,她费尽心机,将本不属于她的如意郎君勾到手,顶着旁人的羡慕风光大嫁,入了侯府才发现,那些光鲜亮丽,都是给外人看的,高门大院的生存之道,一点也不轻松。

上头婆母严厉,规矩繁多,底下仆人看人下碟,见风使舵,那些妯娌姑嫂更没有一个好相与,稍一不小心,就会被人踩在底下。

可即便如此,她依旧牢牢抓着眼前的富贵不愿松手。只因她现在拥有侯府嫡次媳的身份,来往结交的,全是高门贵女,往日小姐妹见了,那个不眼红发酸?她享受别人的酸涩嫉妒,一旦离开侯府,可就什么都没了。

偏偏所嫁之人是个纨绔子弟,不能袭爵又不上进,待到日后分家,最多不过得几分家产,当个富家翁罢了。那样的生活,绝不是她想要的。

苏月芙盯着跳跃的红烛,似乎透过烛光,看到满府富丽堂皇,一想到这所有一切,将来都是大房的,心里就像有虫蚁啃噬,她不由喃喃:“若二爷能袭爵就好了……”

嫡长和嫡次,一字之差,天差地别,但也不是所有的嫡长都能笑到最后,她那位姐姐……如今不就化为尘土了么?

烛光下,苏月芙眼神闪烁。

窗外,苏映雪飞身离去。

她原以为,苏月芙抢走她的姻缘,是因为真情难抑,现在看,竟是为了富贵权势。

她想起陈轻瑶说的话,机关算尽之人,只要让他们一无所有,就是最好的报复。

苏府遥遥出现在眼前,苏映雪面上出现几分复杂,轻轻吸了口气,在外院书房落下。

书房内灯火通明,她那位向来与继母琴瑟和谐、两相恩爱的父亲,此时却和一名娇俏丫鬟红袖添香,轻佻谈笑。

苏映雪只看了一眼,便拧起眉尖,从前那个严厉板正的形象彻底坍塌,变得不堪入目。

而后院内,外人面前总是表现得温婉和善的继母,正让几名下人跪在碎瓷片上。

苏映雪抱膝坐在房顶,仰头望着星空。

这些人如此庸俗市侩,满心充斥欲—望,在她看来,和修真界那些魔修没有多少区别。

来之前,她想着如何报复,来之后,却只想离他们远远的,多看一眼都是忍受。

“一个一个来太慢了,能不能下一子将他们全部解决掉呢?”苏映雪皱着眉头思索,半晌,抬眼看向皇宫方向,心里有了主意。

夜渐深,楚国皇宫内,当朝皇帝仍在秉烛批阅奏折。

大殿上忽然悄无声息出现一名女子,值夜太监惊慌失措,正要喊人护驾,被楚帝制止。

他心里清楚,能够无视层层守卫来到这里的高手,若真要做什么,凭宫中护卫绝对无法阻止。

因此,他镇定道:“不知女侠深夜来访,所为何事?”

边说边不动声色打量这名女子,年轻很轻,神色清冷,眼中带着好奇,透露出几分涉世未深。

皇宫这样的地方,苏映雪从前绝没想过自己敢来,不过晋入天元宗内门后,她连主峰大殿都去过,此时再看这座宫殿,早没有半分怯意,只好奇地看了几眼,便直接跟皇帝道明来意:“我想要和你做个交易。”

说完心里有些雀跃,做交易这种事,她还是跟姐姐学的。

听她言语中没有丝毫敬意,太监又要说话,再次被制止,楚帝问道:“敢问是什么样的交易?”

“我可以给你两颗大还丹,希望你帮我清算两家人。”苏映雪说。

她早已从陈轻瑶口中得知,修真界的回春丹,就是凡人界的大还丹,是极为珍贵的圣药,每出现一颗,都会引起一场争夺,以此物作为交易筹码再合适不过。

只是她储物袋中的回春丹全是出自姐姐之手的极品丹,她舍不得给别人,因此刚刚坐在屋顶上翻了半天,才从角落里翻出几颗先前摸尸得来的丹药。

她的话说得随意,却在楚帝和太监心底掀起一阵波澜。

大还丹,江湖圣药,即便他们久居深宫,也如雷贯耳。

数年前,宗师秦有风曾在燕楚两国的边城拍卖一颗大还丹,引来各方竞相出手,其中就有楚国朝廷的人,可惜没能得手。

那之后,随着秦有风在江湖上销声匿迹,越来越多的人为大还丹狂热,因为有传言,秦有风服用大还丹之后,寻求长生仙缘去了!

尽管有些人不相信,但即便所谓仙缘缥缈无踪,若能服下丹药成为宗师,也远比寻常人长寿,光这一点,就叫楚帝心动。

他看了心腹太监一眼,对方立刻领会,退到门外守着,以防消息外泄。

楚帝再次开口时,声音中多了一丝恭敬,“不知是哪两家人得罪了仙姑?”

不错,他已判断出,苏映雪或许并非此间人,凡人不知道修士的存在,但他身为一国之主,总能得知一些秘闻。

苏映雪道:“安阳侯陶府,以及他们的儿女亲家苏府。”

话音落后顿了顿,又问:“你是皇帝,应该可以找到证据清算他们吧?”

别家她不知道,但是苏府号称书香门第,门风清贵,可方才她入眼所见,府中继母和得宠的姨娘,屋里摆设一点都不清贵,以她父亲那点俸禄,以及明面上的商铺庄子,如何供养得起那样奢靡的生活?

这话听在楚帝耳中,有些好笑,君王想要清算臣子,就算没有证据又如何?

他问道:“仙姑想让他们得到什么惩罚?”

“失去权势富贵,成为人下人。”苏映雪想了想,缓缓说道。

这样的结果,应该足够他们痛苦了。

自从得知自己身具灵兽血脉后,她就怀疑,母亲的死或许并不简单,因为具有灵兽血脉之人,身体往往比普通人健壮,怎么会轻易难产去世?

只是时隔多年,真相如何已经无法得知,但父亲在母亲怀孕期间背叛她,与她妹妹勾搭成奸,母亲尸骨未寒之时,就将继母娶进门,这些都是事实。

她要他们余生都为自己曾经的作为痛哭懊悔。

“这是定金,事成之后给你第二颗。”苏映雪抛过去一个小玉瓶。

楚帝伸手接住,再抬头时,大殿上已空无一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大风水师 七零小军嫂 天下藏局 画屏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