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第 46 章

第 46 章(1/2)

目录

第 46 章

046

“咦, 那女娃在做什么?”高台上有人发现陈轻瑶的举动。

原本他们都已看出,她丹炉中即将成型的是两颗上品丹, 即便是最简单的回春丹, 能炼到这一步也很不容易,有些丹药师,甚至到了黄阶, 才能炼出人阶上品丹。

可下一刻, 她竟将其中一个液团打碎了,深碧色灵液团破碎, 让人一阵惋惜。

夏君卓那边已快出丹, 众人便将视线移到陈轻瑶这边, 看着她不断控制火候, 时大时小, 精准地淬炼出丹药中杂质。那一团灵液越来越纯净, 如一汪碧泉,清可鉴人,而后缓缓回缩, 丹药逐渐形成。

最终出现在炼丹炉底部的丹药, 丹体圆满无漏, 质地洁净无瑕, 表面有云纹如呼吸吐纳般, 时隐时现。

“这……这是极品丹?!”一位世家家主忍不住低呼。

高台上其余大人物虽不像他那样失态,也同样震惊。

丹道上有种说法, 上品丹, 需要时间就能炼成, 就算是最没有天赋的丹药师,经过长期大量炼制, 也有可能炼出上品,唯有极品,无关勤奋,只关天赋。

没有天赋的人,就算是玄阶炼丹师,也炼不出一枚人阶极品丹。

如今修真界公认第一炼丹师,便是天元宗丹峰峰主,筑基中期便成为黄阶炼丹师,金丹后期步入玄阶之列,有人预言,当他突破至化神境,就可成为传说中的地阶炼丹师。

丹峰峰主少阳真人便曾在人阶时,炼出人阶极品丹,只是那会儿,他的修为已是筑基初期。

而今,寒山真君炼气八层的徒弟,也炼出了极品丹!

“极品?什么极品丹?”台下有耳尖的弟子听到那位家主的话。

有人神色激动道:“那是更在上品之上的丹药!据说圆满无暇,没有任何杂质,丹体表面有云纹浮现,像生灵那般呼吸吐纳。以往只是听闻其神奇之处,没想到有生之年,竟能亲眼见到!”

众人哄的一下议论开来,“陈师叔竟然炼出极品丹了?”

“我就说师叔能行,飞云宗当他们的老二去吧!”

魏智澜亦动容道:“陈师妹的天赋远胜我等。”

喧闹声传入夏君卓耳中,正在收尾的动作一顿,丹炉内情况立刻受到影响,原本品质有望更高的丹药,只堪堪进入上品之列。

这已算十分优秀,然而在极品丹的衬托下,再难得的上品丹,也只能黯然失色。

他捏着丹瓶,看向陈轻瑶,神色茫然怔忡。

此时,陈轻瑶已完成最后一步,碧色澄澈的丹药悬浮在半空,丹香被云纹锁住,完美无漏。

方才言语激动的人,这会儿反倒都失了声,只神情向往地看着那个小小的回春丹。

“哈哈哈哈!”一片安静中,寒山真君骤然得意大笑,“我的徒儿像我,将来必定天下第一!”

众人纷纷回神,看到他那得意忘形的模样,只觉得牙根痒痒。

一位外宗长老道:“此子丹道天赋惊人,怎不叫她拜少阳真人为师?”

言下之意,拜寒山真君是浪费了。

天元宗掌门与诸位峰主闻言,笑而不语,然而笑中所含的心酸,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少阳真人更是心痛难忍,这样的好苗子,要是当初三徒弟刚提起,他就立刻先下手为强,眼下也不必看着别人的徒弟眼红。

寒山真君摇着扇子,得意之情溢于言表,“拜我为师有什么不好?你们这是嫉妒!”

比试到这里,结果不必多说,夏君卓确实天赋优秀,但在陈轻瑶面前,还是稍逊一筹。

这样的场景何其相似,看台上不少大人物想起往昔,他们也都是天骄之流,自小叫人仰望,偏偏有个寒山真君横空出世,狠狠打压了一代人的骄傲,眼下这一幕,仿佛昨日重现,叫人唏嘘感叹。

只是还有人不大死心,清风宗一位元婴真人道:“我听闻除了台下这女娃,寒山真君还收了一位记名弟子,怎不一同喊来,让我们见见?”

“嗯?”寒山真君愣了下,心想什么记名弟子,我可就这么一个好徒儿!

之后才记起来,当日看在徒弟的面子上,他勉勉强强还收了一个,只是收完就忘到犄角旮旯里去了。

别说记名弟子,连陈轻瑶这个亲传弟子,总共也没见他几次,寒山真君的收徒理念,是完完全全得到其师真传——收自己的徒弟,让别人教导去!

陈轻瑶适时笑道:“回前辈的话,萧师弟日前下山历练,方才传信于我,人已经回来了,这便唤他前来。”

她看得出,在发现她这块铁板不太好啃之后,这些前辈们,又打起了萧晋的主意。

但是……让自个儿徒弟找萧晋切磋,真的不是想不开吗?

不过片刻,萧晋便赶到,一身蓝白色内门弟子服,面容俊美,长身玉立,恭敬道:“弟子萧晋,见过师尊、掌门、诸位前辈。”

众人含笑点头,看他虽不过炼气八层的修为,一身风度却很不错。

清风宗元婴真人道:“寒山真君,我观你这徒儿面色苍白,形容清瘦,莫非有不足之症?”

寒山真君一听就不高兴:“谁有不足之症?他就算瘦成小鸡崽,也能把你徒弟打趴下!”

自己的徒弟自己嫌弃是一回事,别人胡咧咧那就是讨打!

对方却不怒反笑,道:“既如此,在下有名徒弟是炼气九层,修为上占了点便宜,不若就让她下去,与高徒切磋切磋?”

“切磋就切磋,徒弟,干他!”寒山君言语兴奋,看起来恨不得自己下场。

清风宗元婴真人身后一位年轻女修跃下看台,落在擂台上。

萧晋拱手,温文笑道:“请师姐指教。”

那女修神色冰冷,不苟言笑,一柄长剑飞身攻来,周身仿佛有凛冽寒霜,冰冷动人。

“咦,那个清风宗的弟子是冰灵根?”台下有人感受到寒气,好奇道。

“必定是了,若没有天才之姿,怎么会叫她上场?不过嘛……”说话的人拖长了尾音,与身边其他人对视一眼,发现大家面色都同样的古怪。

倒不是清风宗的人有什么不对,这回问题出在自己这方身上。

台上这位寒山真君的记名弟子,他们暂且也叫一声萧师叔吧,这位萧师叔为人低调,行事温和从容,即便被寒山真君看中,一朝登天,但因有陈师叔这位亲传在前,还是不太惹眼,连收徒大典都没他的份。

但谁也不会忘记,外门大比上,这位总是面带笑意的萧师叔,打起架来有多疯狂!

上回大比,总共有四个炼气大圆满参加,硬生生被他扯下两个,还有两个是没与他对上,不然胜负可不好说。

特别是最后一场比试,那位炼气十层的剑修弟子,论起实力,不输练气大圆满,却硬生生被他打成猪头!

打人的时候嘴角含笑,打完之后满脸歉意,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总之,大比过后,这位萧师叔还如以往那样从容带笑,大家看见却只觉得——渗人!

有人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忍不住嘶了一声,再看看台上的剑修,摇摇头道:“清风宗这回可打错了主意,冰灵根的确实难得的天才资质,又是个剑修,按理说同阶无敌,只是运气不好,碰上了萧师叔。我看呐,他们不如学飞云宗,脸皮厚一点,直接也叫个筑基初期的上场,没准能赢。”

“清风宗的人不是都自诩清高嘛,他们要是有飞云宗的脸皮,就不是个万年老三咯。”

说话间,擂台上已经交手数招,那位剑修招式凛然,身法卓越,然而一开始就被萧晋压着打。

任她寒霜刺骨,剑气割人,对手却仿佛无知无觉,冰刃割碎皮肤,寒气冻结血液,他也不曾回防,只是进攻、进攻,似一头嗜血的猛兽!

虽一时还未分出胜负,但看台上修为高深的大能们,已看出结果。

有人暗自叹气,一个寒山真君不够,他又收了两名力压同辈的徒弟,只怕之后数百年,天元宗第一宗门的地位,越发不可动摇。

也有人心中感慨,清风宗的女娃,与寒山真君是同样的冰灵根,可论出手之狠厉,还是那男娃与其师如出一辙,甚至犹有过之。果然,什么样的人收什么样的徒弟。

一刻钟后,清风宗剑修不出所料,败了。

萧晋仍旧拱手,笑道:“师姐承让。”

他一动,身上被冻成冰棱的血就扑簌簌往下落,看得人一阵牙疼。

寒山真君喜滋滋拍掌道:“好!”

虽然是勉强收下的,但这便宜徒弟还算不错,没给他丢脸。

其他人见识过他两个徒弟的本事,不管服不服气,也没理由再要切磋了,总不能当真拉下脸皮,与他二人车轮战。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这点颜面还是要的。

况且,能长成的天骄才叫天骄,这两名弟子的路长着,往后如何还未可知,且看着吧。

回到寒山峰住所,陈轻瑶问萧晋:“你怎么那么巧回来了?”

这段时间她一直修炼、炼丹,萧晋他们几人也没闲着,大家有段日子没碰头了。

萧晋笑道:“明日是阿瑶拜师大典,我自然要回来观礼。”

记名弟子严格言来说不算真正传承衣钵的徒弟,没有被正式承认,因此,明日的收徒大典上,只有陈轻瑶一人行拜师礼。

陈轻瑶点点头,问了些他的近况,又道:“若不出意外,拜师大典之后,我打算外出历练。”

萧晋眉间一动,道:“不知阿瑶想要去哪儿?”

“暂时没有准确的目的地,但应该是要往北走,北方的北元府与妖兽领地接壤,我想去看看。”

之前从魏智澜那儿听说北方兽潮的事,她对于北边就有些兴趣,想去见见世面,而且那地方也是极好的试炼场所。

“到时我与阿瑶同行。”萧晋语气自然。

“行,大家一起。”陈轻瑶也没反对,一直以来都是几人一同上路,真要一个人出门,只怕她还会不习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大风水师 七零小军嫂 天下藏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