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第 29 章

第 29 章(1/2)

目录

第 29 章

029

四块下品灵石摆在桌上, 几人围着欣赏了好一会儿。

秦有风叹道:“此前见过最华美的宝玉,都及不上灵石风采。”

苏映雪深有同感地点头, 父亲在朝为官, 她虽不受宠,好东西还是见过一些的,有回异母妹妹不知从哪里得来一块美玉, 在她面前炫耀了好多回, 那玉确实好,可与眼前的灵石比起来, 就成了凡物。

陈轻瑶道:“这只是下品的, 以后我们还会得到中品、上品, 甚至极品, 那才是好东西。”

之前在百宝坊, 她话语里透露出近期要去兴云城的打算。

大约是那颗中品聚灵丹, 让伙计在她身上看到潜力,只犹豫了一下,就和她说可以与百宝坊的车队同行, 不过, 兴云城也有百宝坊的铺子, 希望她日后炼出丹药, 双方能继续合作。

陈轻瑶自然应下。

出发的时间在十日后, 百宝坊用的是灵兽地行兽拉车,速度是驴子拍马也赶不上的, 他们四人一驴一猴, 都得坐对方的灵兽车, 每人路资五百灵珠,驴子算一个人头, 小猴子不算,所以一共两千五百灵珠。

陈轻瑶算了算他们如今的资产,下品灵石四块,灵珠一百一十五颗,黄金的话,拍卖回春丹和萧晋从萧家宝库得来的,除去近期花费,还有十三万两左右,所有这些,合计一千八百多颗灵珠。

也就是说,如果不算储物袋里那些丹药,他们的钱不够路费。

“修真太烧钱了。”陈轻瑶有气无力地嘟囔。

不久前她还感觉自己是个富婆,转眼变成穷光蛋。

难怪先前在黄武城的时候,没看见多少修士,都这么烧钱的话,谁烧得起?

普通人在酒楼摆一大桌,一二两银子能解决,修士点一盘妖兽肉,十两黄金起步。

还有出门,修真界实在太大了,黄武城与遂州城算是接壤的,还隔着两千里,从遂州城到兴云城,更有两三万里,要是靠双脚,得走到猴年马月,坐马车也得一年半载。

地行兽倒是跑得快,十天能到,但坐一趟五百灵珠,低阶修士几个舍得付这钱?就这样的价格,还是百宝坊看在她炼丹师身份上,给的友情价,普通修士没点技能,就得多加钱,不然人家都懒得搭理。

萧晋看她蔫蔫的,便道:“今日在城门口,见到有人拉人组队,一起去城外森林猎杀妖兽。阿瑶,明日我也去。”

“还有我。”秦有风道。

“那太危险了,”陈轻瑶不同意,“咱们初来乍到,环境都还没熟悉,又是跟一群不认识的人行动,先不说妖兽的危险,要是有人不怀好意,背地里暗算你们怎么办?”

秦有风一听就笑了:“小友莫不是以为我行走江湖三十年,一点经验也没攒下?”

江湖上的尔虞我诈,未必比修真界少。

萧晋也道:“阿瑶放心,出行在外,我谁也不信。”

陈轻瑶心说才怪,当初明明认识没多久,你不就把秘密告诉我了?

但他二人决意要去,拦也拦不住,只能交代一定注意安全。

“姐姐,我能做什么呢?”苏映雪忙问。

大家都有事情做,就她什么也干不了。

陈轻瑶便笑道:“别急,现在我照顾你,以后拜入宗门,你和萧晋是单灵根,我只是三灵根,到时候,可就要靠你们照应我了。”

她只是玩笑,苏映雪听后,却认真点头,坚定道:“我肯定不会让人欺负姐姐。”

她自己受人欺负惯了,知道那滋味有多难受,要是有人敢那样对待阿瑶姐姐,她就、她就……

拧眉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该用怎么样的手段对付别人。

直接杀掉,会不会太坏了?

她以往见识过继母对付下人的手段,把漂亮小丫鬟的脸划花,或者将年轻力壮的人手脚砍掉,看他们痛不欲生的样子,似乎比死还可怕。

陈轻瑶并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与萧晋秦有风交代了几句,又给他们几颗回春丹,以防受伤。

次日清早目送两人离去,之后便在房中修炼。

自从来到修真界,不是到处打探消息,就是在路上奔波,修为几乎停滞。

下船的时候,她体内有五十六个灵气旋,最近十来天,只多了一个,白白浪费了周围浓郁的灵气。

打坐一整日后,她发现,现在的修炼速度比在凡人界快,以前差不多三天一个灵气旋,眼下不过一天一.夜,就凝聚了将近一半,算下来,两天半一个灵气旋。

而且她感觉到,就算同在修真界,不同地方灵气浓度也是不一样的,遂州城就比黄武城好一些。

等到了兴云城,是不是又会比遂州城更好?

萧晋与秦有风第二日傍晚才回来,衣服上都沾着血迹,秦有风胸口更有一道长长的伤口,但看两人脸色,竟都还挺高兴。

“阿瑶,这是今天猎到的妖兽。”萧晋将储物袋内的东西移交至陈轻瑶处。

陈轻瑶收好,没急着细看,而是掏出一颗回春丹,让秦有风服下。

秦有风一挥手,道:“这点外伤,何必浪费好药,过些日子就好了。”

他现在已经知道,陈轻瑶会炼丹,但就算这样,回春丹在他眼中,还是可以让自己抵达宗师境的圣药,如此圣药,用来治疗皮外伤,着实浪费。

萧晋脸上略有些无奈,阿瑶给的回春丹,都还在他储物袋里,先前外祖受伤,让他服药,就死活不肯。

陈轻瑶便问:“前辈是怎么受伤的?”

秦有风听见,面上顿时有点挂不住,跟外孙一起出门,外孙没受伤,他受伤了,长辈的颜面丢光光。

“意外遇上了厉害的妖兽。”萧晋开口解释。

那座森林,外围都是一阶妖兽,他们对付起来没什么压力,可队里有一个人,擅自进入内圈,惹怒一头大妖兽,他自己死了不算,队伍里其他人也都受了伤,加上他们修为本就不太高,没多少战斗力,那头大妖兽,之后被萧晋祖孙二人合力拿下。

“妖兽来得太突然,外祖一时不慎,被其犄角所伤。”

陈轻瑶打开储物袋看了看,里面十来头一阶妖兽,一头二阶妖兽,伤人的大妖兽,想必就是这只了。

妖兽等级,对应修士等级,二阶妖兽就是筑基修为,但实际上,妖兽因为是依靠本能修炼,没有任何技巧,也不会各种功法,只知蛮力横冲直撞,因此在同等级下,实力要比修士弱不少。

比如二阶妖兽,寻常炼气九层的修士,只要找准弱点,就能单独对付。

萧晋是炼气六层,但功法变态,不能以寻常六层来比较,加上一个比他更强的秦有风,两人拿下一头二阶妖兽,并不奇怪。

陈轻瑶没有再劝秦有风服丹,只是给他算了一笔账:“一阶妖兽每头百金至千金,二阶妖兽万金以上,你们今日的收获算两万金,就是两百灵珠,我自己炼回春丹,一枚成本只需十五颗灵珠左右,而前辈受伤的话,至少五天内不能去狩猎,你看哪个划算点?”

秦有风听后,心里默默算了一笔,然后乖乖拿过回春丹,一脸肉痛地吞下。

看得另外三人心里好笑,萧晋更是佩服道:“还是阿瑶有办法。”

陈轻瑶炼回春丹,一颗成本十五灵珠,炼出的还是中品丹,但在百宝坊,一颗下品回春丹,就要二百五十灵珠,也就是说,那些外出狩猎的修士,若是不小心受伤,要么一天白干,要么得自己默默忍受伤痛。

她越是了解,越能发现修真界对低阶修士的不友好,如果进不了宗门,没有背景,还不如当个普通凡人快活。

萧晋二人猎回来那么多妖兽,他们自己肯定吃不完,陈轻瑶留下两头长得不那么丑,看着还挺好吃的一阶妖兽,剩下的打算明早拿去坊市卖掉。

至于为何不留下二阶那头,倒不是为了多卖点钱,而是他们几个现在修为太低,享用不了二阶妖兽肉。

自家吃的那两头,她把血收集起来,而后加入一些温和的药材,炼成几炉气血丹,自己留几颗,剩下的都给萧晋和秦有风。

他们两个是武力担当,特别秦有风,以后要走体修的路子,气血丹这种强化体魄的丹药,给他服用正合适。

秦有风拿着丹药瓶子心情复杂,这种被小辈养着的感觉,既让人欣慰,又让人自尊受伤,实在过于微妙,他只得在猎杀妖兽时,拿出十成十的功力,多杀几头。

值得一提的是,陈轻瑶的丹药终于用上了玉瓶。

萧晋曾在泥石流中找到一大块玉石,海上那段日子,他每天抽出一点时间,细心打磨雕琢,为陈轻瑶雕出了一套十二个白玉瓶。

如今用来装丹药,既有格调又有排面。

次日,陈轻瑶来到坊市,走近一家酒楼,问掌柜:“你们店里收妖兽吗?一阶二阶都有。”

掌柜是炼气五层,因看不透她的修为,知道比自己高深,态度便很客气,道:“客人可否先给在下看看品相?”

陈轻瑶于是随他来到后院,拿出两头妖兽摆在空地上。

掌柜仔细检查了一阵,见皮毛完好,兽血也不曾流失,浑身只有一点细微的伤口,不由赞叹道:“客人好身手,这两头妖兽血肉皮俱完整,在下要了。客人若还有,并且也是这样的品质,小店统统都要。”

这就是陈轻瑶昨晚没有把这些妖兽的血都放掉,炼制气血丹的原因,妖兽血可是好东西,若血流干,就卖不上好价格了。

这些妖兽,最后一共卖了二百五十颗灵珠,比她自己估算的高点。

之后几天,萧晋与秦有风一直出城狩猎,收获交给陈轻瑶,留下一点自己几人日后吃,剩下的都卖掉。

等到要离开那日,他们手头上一共有三千灵珠,不但凑足路资,还多出五百灵珠。

百宝坊的车队,由一列十几只地行兽组成,地行兽体型庞大,孔武有力,每只都拉着一辆大大的车架。

车队前半部分是商行的人,后面几辆车,乘坐的则是如陈轻瑶他们一般,搭乘商队的车去往兴云城的人,男女老少都有。

他们四个,连同驴子和小猴,正好分配一辆灵兽车,不用与别人同乘。

地行兽看着笨拙,跑起来却称得上风驰电掣,难得拉车又平稳。

陈轻瑶道:“或许我们以后也可以养一头,比咴咴有用。”

被栓在角落里的驴子不知是不是听懂了,咴咴叫了两声,很不服气的样子。

陈轻瑶斜它一眼,“你除了能吃,还有那一点能跟人家比?”

“咴咴!”驴子跺脚。

后来半途停下,陈轻瑶见到车队的人给地行兽喂食,发现连吃这一点,咴咴也比不过人家。地行兽竟是素食,吃些灵草而已,虽然吃得多,但总比吃妖兽肉便宜。

白天赶路,夜里便找地方休息。

商行的人围在一块,余下那些乘客则三三两两结伴,也有独自一人的。

陈轻瑶几人升起火堆,拿出瓦罐准备熬粥,装好水才发现,瓦罐不知什么时候被烧裂了,底部不住漏水,险些把火浇灭。

她只好换了个锅,往里丢入灵米妖兽肉,熬一锅肉粥。

粥快熟时,香气四溢,除了灵米香与肉香,还有一股淡淡的药香。

负责煮粥的苏映雪疑惑道:“今晚的粥,味道好像跟平时不太一样。”

秦有风嗅嗅,道:“是有些不同,不过似乎更开胃些。”

萧晋赞同地点点头。

只有陈轻瑶面不改色,她知道粥为什么闻起来不一样,因为熬粥的那个铜锅,是她的药炉。

当初在凤卧山,特意找六里镇的铁匠定做的,虽是凡物,用了这么久却没坏。

前两天在遂州城坊市,她也看见了炼丹炉,等级最低的都要一千灵珠,她摸摸自己的荷包,感觉铜锅也很好用,还能烧水熬粥,一锅多用。

当然,这种事就不用告诉她的小伙伴了,免得影响到炼丹师排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大小姐她偏爱兴风作浪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大风水师 七零小军嫂 天下藏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