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第 26 章

第 26 章(1/2)

目录

第 26 章

026

萧晋不但人回来, 还把萧家的宝库搬回来了。

此前萧鹏程一再污蔑他觊觎家传宝物,他要是不拿走, 岂不是对不起对方的苦心诬陷?

不过, 说是宝库,其实在如今的他眼中,也没几样看得上眼的东西, 不过十来箱银子、几箱珠宝而已, 至于房契地契之类,他都没动, 那些东西的价值, 足够剩下的萧家人生活。

此外, 还有一本武功秘籍, 大约就是萧鹏程口中的宝物, 若是从前, 他或许有兴趣,现在只是看了一眼就丢开。

看他出门一趟,回来还晓得带礼物, 陈轻瑶又喜又忧, 银子她是很喜欢没错, 可足足十几口箱子, 储物袋真的装不下了。

好在马上就要炼制宝船, 可以把储物袋中许多材料腾空,不然他们得扛着箱子去修真界。

萧晋很快进入闭关状态。

过去十几年, 他心中巍峨庞大、不可战胜的萧家堡, 已被轻易击败, 沉甸甸压在心头的阴影,一瞬间烟消云散。他的境界因此有些松动, 需要及时领悟消化。

等他出关时,也踏入了炼气六层,并且境界十分稳固。

萧家堡发生的事,迅速在江湖上传开。

萧家家主萧鹏程,连带几个成年的儿子,在端午节当日被击杀在家宴上,这件事着实叫人震惊。

有正道人士义愤填膺,叫嚷着要捉拿凶手,不能让如此凶徒逍遥法外。

后来又有消息传出,行凶的是萧鹏程的侄子、新晋宗师秦有风的外孙,萧晋。

先前吵得厉害的人顿时哑然。

不管是真心想要捉拿凶手,还是想借此扬名,或者浑水摸鱼得些好处的人,混迹江湖的,没几个傻子,谁会想不开去和宗师硬碰?

一下子没人说要捉凶了,反而开始议论萧晋是谁的儿子、为何要杀害萧家家主,以及他年纪轻轻,怎么会拥有如此高深的武功。

梁州城青云堡内,周锦坤听长辈们谈论此事,奇道:“萧晋?我也认识一个叫萧晋的。”

他父亲对此有些印象,忙问:“莫非是当初在边城,将房间让与你的两名少年之一?”

“就是他,”周锦坤连连点头,又有些疑惑,“不过看他样子,不像会武功,应该不是同一人吧。”

周父却道:“人不可貌相,你在边城遇见他时,恰好是秦宗师拍卖大还丹之际,后来你又说,在拍卖会上看见像他二人背影的人。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依我看,这个萧晋,就是秦宗师外孙,杀死萧鹏程之人!”

周锦坤听得发怔,呆呆道:“他年纪跟我差不多,怎么会那么厉害?”

还有跟他一路的陈兄,是不是也同样厉害?

他父亲先前也在思索这点,那萧鹏程,虽然才刚踏入一流高手之列,但一流就是一流,实力做不得假,听说在场的还有十几个萧家门客,其中不乏二、三流高手,这么多人,都死在萧晋手上,此子年纪之轻,武功之高,简直令人惊骇。

周锦坤忽然想到什么,忙说:“当初遇到阴阳双煞,陈兄与萧兄也在场,两人没有表现出丝毫害怕,后来阴阳双煞无故死了,难道说,也是他们出的手?”

周父想了想,缓缓点头,“阴阳双煞的赏银至今无人领取,极有可能就是他们。”

他转头看着呆愣的二儿子,再想想与他同龄的萧晋的作为,不由叹了口气,道:“日后,你还是留在家中勤练武功吧。”

只学了三两招式,就嚷嚷要闯荡江湖,却不知,江湖比他想象的更加危险,江湖的水,也比他以为的更深,稍有不慎,便会溺亡。

周锦坤回过神,满脸羞愧。

他想到之前在边城,几位同伴谈及陈兄二人时的轻慢,那高高在上的语气,以为旁人皆不如自己的傲慢,不由羞耻地脸都红了。

他头一回没有反驳他爹话里的意思,乖乖道:“我知道了,爹。”

此后果真老老实实习武,不再时刻吵闹要闯荡江湖,连与昔日同伴的往来都减少了。

多年后,当他成为江湖上有名的大侠,依旧会时不时想起那两名令人惊艳的少年。

当然,这都是后话。

远在望海城的陈轻瑶,准备炼制宝船了。

待在望海城的一个月里,她修为依旧是炼气六层,体内灵气旋却增加到四十五个,而在炼器传承中的练习,也进行了数百次。

从一开始全部失败,到时有成功,再到连续几十次成功,一回回枯燥乏味的重复,让她终于有了真正动手的信心。

炼器材料已经一一摆出,有从扶风山得来的,也有一路上累积的,还有数十截铁桦木,以及最近在望海城购买的物品。

望海城靠海,许多百姓以捕鱼、货运为生,造船业十分繁荣,陈轻瑶这些日子,从各处买来许多珍贵的造船材料,此时都拿出来,满满当当占据了大半间工房。

萧晋与秦有风守在门外为她护法。

外孙不久后即将离开,此后不知有没有机会再见,这段时间,秦有风一直在望海城陪伴他们。

房内,陈轻瑶将灵力恢复至巅峰状态,徐徐吐出一口气,平复心绪,而后郑重地祭出炼器之火。

一面分神,用灵力将铁桦木升到半空,接受烈焰炙烤。

众所周知,干燥的木头一旦接触到普通凡火,立刻会熊熊燃烧起来,此时铁桦木却没有着火的迹象,木材表面在火焰持续煅烧中,反而隐隐呈现微微融化的状态,一些杂质被烧去,原本木质的颜色,竟成了乳白色,仿佛玉石一般。

光光炼烧所有的铁桦木,就花去半天时间,而后不断加入各种其他材料,这些材料融化后,陈轻瑶用灵力凝聚出一柄大锤,重重锤下。

每一锤下去,都将火焰捶打得剧烈晃动,也将材料中的杂质锤出,使它们的品质更加纯净、凝实。

她一心几用,不管灵力还是心神都消耗得很快,不过才将所有材料锤炼一遍,丹田内灵力就几近耗空。

陈轻瑶不敢托大,立刻服下一颗聚灵丹,体内灵力恢复八成。

将材料熔炼,才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将它们融为一体。

她加大火力,用比刚才更加热烈的火焰灼烧,同时大锤锤击得更加猛烈,让这些不同属性、不同功能的材料缓慢融合。

之后,她开始掐诀绘制符文,一个又一个符文从她手指下诞生,在空中组合变形,形成一个禁制,接着又是下一个禁制。

全部禁制绘完,她的灵力再次耗空,她又服下一颗聚灵丹,这回体内灵力却只恢复了五成。

是因频繁服药,药力来不及炼化吸收的缘故。

她一口气抽出一半灵力,化为熊熊烈焰,火光透过屋子,连在门外都能感觉到逼人热度。

如此猛烈的火焰,一下子将禁止逼入半成的法器胚胎中,又持续灼烧,使其彻底烙印在法器上。

至此,宝船算是炼制成功了。

陈轻瑶来不及细看,立刻打坐修复灵力,原先聚灵丹的药力还残留在体内,被她炼化一番,很快化为充足灵气,涌入丹田。

她睁开眼,看着眼前占据大半间工房的宝船,伸出手掌,船身瞬间缩小,端放在她的掌心上。

因为融入了天星石,所以船只可大可小。

她把玩了一会儿,将门外的人叫起来。

时间已过去一天一.夜,萧晋一入内,便关切道:“阿瑶,你觉得如何?”

“还不错,”陈轻瑶笑笑,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神色飞扬,“你们看,船炼好了。”

那船小小一只,被她捧在手中,袖珍可爱,凑近了看,精巧的船壳、夹板、船舱全部都有,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姐姐,船这么小,怎么盛载我们?”几人欣赏了半晌,苏映雪好奇道。

陈轻瑶扬了扬眉,“都退开,退到门边去。”

三人虽然不解,也都照做。

待他们退得足够远,陈轻瑶将小船往外一抛,落到地面之前,船身骤然变大数百倍,差点把人挤到屋外去。

“这……”苏映雪与秦有风目瞪口呆,话都说不出。

只有萧晋比较镇定,两人同行这么久,他早已习惯阿瑶的奇妙之处。

不过,这艘船同样让他惊叹,“阿瑶的能力越来越强了。”

陈轻瑶扬了扬下巴,有那么点小得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大风水师 七零小军嫂 天下藏局 画屏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