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 第 24 章

第 24 章(1/2)

目录

第 24 章

024

将金子全部收起来, 储物袋内的剩余空间顿时缩小不少。

陈轻瑶挑挑拣拣,想要丢掉一些没用的, 腾出空位。

然而看看这个, 用得着,看看那个,用得上, 最后库存非但没有减少, 反而被她发现有的物品存货不多了,下次出发前得去补充一点。

她只好放弃原先的想法, 还是日后再炼制一个更大的储物袋吧, 或者直接搞个高级货, 储物戒。

从扶风山得来的天星石还有一颗, 块头也挺大, 但那是为炼制宝船准备的, 不能动,这事只能等到抵达修真界再说。

在边城已经停留了半个月,此时拍卖会结束, 是时候离开了, 秦有风还有别的事, 早一步离去, 周锦坤也在前一日道别。

他们收拾好再次出发, 驴车驶出边城,进入楚国境内, 继续往东。

行驶半日有余, 经过一处山谷, 忽然闻到浓郁的血腥味。

陈轻瑶皱起眉,掀开车帘, 如此浓厚的血气,不是一两个人能造成的,更像经历了一场屠杀。

前方不远处,散落着几架马车残骸,十几具尸体躺在地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是被人残忍割开血管,血流尽而亡。

两人跳下驴车,走过去查看。

“阿瑶,这些人不会武功。”萧晋判断道。

陈轻瑶点点头,看他们衣着,像是稍富裕些的百姓。

什么人如此丧心病狂,对手无寸铁的平民下杀手?

她拧眉道:“血迹新鲜,凶手离开没多久,我们去前面看看。”

“好。”

暂时将驴车留在原地,二人快速往前掠去。

奔出约七八里地,前方再次出现几具尸体,同样的行凶手段,尸身还有余温,其中甚至有个小孩。

陈轻瑶看得怒气上涌,咬咬牙,再次加快速度。

很快,一个人出现在视野中,身着落拓黑衣,嘴里哼着不着调的小曲,肩扛宽剑,剑身沾着血迹。

大约听到身后动静,对方回过头来,看见他们两个,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原来是两只小虫子。”

语调听着竟有些耳熟,陈轻瑶略一思索,道:“像是拍卖会上那个异族人。”

“是他。”萧晋点头。

两人神色凝重起来,当时拍卖会上,众多高手在场,对方还敢那样叫嚣,必定是有所依仗。

后来隐约听人提起,他似乎成名已久,入一流之列多年,实力直逼顶尖高手。

不过,即便对手强大,陈轻瑶与萧晋也没打算退缩,她问:“是你杀的人?为什么?”

那人阴恻恻笑道:“老子想杀就杀,用得着理由?你们两个来得正好,大爷气还没出完,正好拿你们顶上!”

说着,手臂一扬,宽剑化作一道黑红流光,向两人袭来。

萧晋上前一步,□□刺出,只听叮的一声,枪尖抵住剑刃,化去攻势,然而剑气却威势不止,如刀般割在他面上。

他手腕震动,宽剑瞬间倒飞,以更快的速度朝黑衣人刺去。

见他竟能接下这一招,黑衣人有些意外,抬手接住飞剑,后退半步泄去力道,看向萧晋手中的□□,眼中闪过一丝贪婪。

在他看来,萧晋年纪轻轻,却能与宽剑相抗,必是凭借手中的神兵利器。只要把人杀死,这柄宝枪,就是他的了。

如此想着,他发出一声怪笑,冲天飞起,宽剑自上而下笔直刺出,剑芒如蛇信子,吐露森然冷光,从两人头顶劈落。

陈轻瑶与萧晋同时出手,□□挡住剑刃,匕首则脱手而出,疾如闪电,破风而行。

黑衣人在空中翻转,意图躲过这一击,却低估了对手,匕首划开皮肉,血液顷刻涌出,浸湿布料。

他又恨又怒,血红的眼神盯死了二人,不得不承认,除了神兵利器之外,这两个小子自身也有几分真功夫。

然而这样的事实更让他妒恨,自己年过半百,吃了不尽的苦头,才有如今的实力,这两个小兔崽子凭什么好命!

他再次出击,招式比之前更加凌厉毒辣。

陈轻瑶两人也使出十成功力迎敌。

你来我往数十回合,金器相击,风声猎猎,尚未分出胜负,不过,黑衣人身上添了不少口子,他们两个却不曾受伤。

黑衣人越战越怒,想到自己竟拿不下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便恨得几欲发狂,怒意冲昏头脑,剑招凌乱了几分。

陈轻瑶二人抓住时机,□□缠绕紫色雷光,匕首裹挟着烈火之风,化成两道光影,急速刺向黑衣人。

他脚步滑开,试图闪避,然而只听噗噗两声,匕首割破喉咙,□□当胸而入,整个人被余势击飞,牢牢插在树干上,喉咙里嗬嗬两声,几息后断了气。

“阿瑶,怎么样?”萧晋问。

陈轻瑶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平复呼吸。

这个人,是目前为止,她和萧晋遇见过武功最高的对手,实力在一流顶层,他们两人打他一个,还有些许余力,如果是单打独斗,不能说一定打不过,但肯定很艰难,胜负的可能性二八开。

由此看来,她和萧晋如今的战斗力,应该是在一流高手的平均线之上,两人合力,也能勉强跟顶尖高手斗一斗。

在江湖上,这样的成长速度是极其骇人的,可以说前所未有,但他们走的路子不同,对于修真界来说,两人眼下不到炼气六层的修为,只是修炼路上第一步而已。

他们把黑衣人的尸首送到最近的衙门,附上一张纸条,写明凶案缘由。

无辜惨死在路上的人,需要官府为他们收尸、送回家乡。

天色已是傍晚,两人返回驴车,在稍远处一片山林里过夜,次日清晨继续出发。

经过昨日那段道路时,发现路面已经被清理干净,重新铺上一层黄土,掩埋了血迹。

此后四五天一路顺利,陈轻瑶丹田内的灵气旋终于达到三十二个,再往前一步,便能跨入炼气六层。

为此,他们特地在一个山洞内留了一天,直到她成功突破,才再次上路。

因楚国疆域狭长,他们不过走了几日,就进入腹地。

这天正午,途经一条小河,陈轻瑶停下驴车,打算让驴子休息一下。

此地是一座农庄,小河两岸成片的田野,青黄色稻谷刚挂起稻穗,因不是农忙时节,田间没什么人,倒是河边坐着一位少女。

少女一动不动,如石雕般盯着河水,听到声响,才看了他们一眼,目光在二人面上停驻片刻,又转开去。

她容貌算不得绝美,然而一身皮肤雪白无暇,浑然不似农女,分明只是安静地看着水面,背影却透出一丝决绝。

陈轻瑶不由多看了她一眼,回头想问问萧晋有没有察觉出违和。

却见他拿着个木桶走向河边,经过少女时目不斜视,似乎没看见这个人,打了桶水回来,勤快地给驴子倒水喂食,之后又搬出几根木柴,打算生火烧水。

陈轻瑶瞧瞧他异常俊美的脸,再看看他手上的活计,总感觉……他好像比那边的少女还违和。

明明刚认识的时候,对方虽然身受重伤,但还是一身从容的贵公子做派,现在呢?为什么干起活来这么顺手?

陈轻瑶不由反思了一下,堂堂男主角,变得如此接地气,其中是不是有她一份力?

他们休整了半个时辰,起身离开时,陈轻瑶对那名始终不曾动过的少女说:“姑娘,水边危险,早点回去吧。”

少女有些惊讶,转头看向他们,没想到她会和她说话。

陈轻瑶冲她笑笑,道:“再会。”

她与萧晋上了驴车,正要驶离,忽然听到身后有声音,她回过头。

“你们……”少女紧紧抿着唇,欲言又止,过了一会儿,像是想通了什么,认真道,“你们换条路吧,前面有危险。”

陈轻瑶略感意外,站在驴车上向前眺望,远处道路通向几座山,在山与山之间辟出官道,瞧着没什么特殊,况且此地接近楚国都城,应该没有山贼土匪敢拦路,危险从何而来?

她又跳下驴车,冲少女走去,道:“姑娘可否说得详细一点?”

少女似是不习惯与人接触,在她过来时往边上避了避,低低垂着头,说:“就是有危险,我看得见,你们会遇上的。”

陈轻瑶心中惊奇,听少女话中的意思,对方似乎可以看见,或者说,可与预知旁人的危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困在日食的那一天 十里芳菲 重生年代俏媳妇 我打造了科学魔法 卦师门主只想摆摊 一世巅峰 大风水师 七零小军嫂 天下藏局 画屏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