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执剑长安 > 第五十二章 父慈子笑

第五十二章 父慈子笑(1/2)

目录

一辆牛车正行驶在千牛山蜿蜒颠簸的山路上。

牛车十分简陋,连车舆都没,拉车的老黄牛慢悠悠地走在山间小道上,只是它似乎对山路十分的熟悉,并不需要他人掌控指引方向。

这辆牛车并没有驾车之人,只有三个人外加一只白色的小狗坐在后面的板车之上。

其中,年纪稍长的那个正是那日小村庄的青衣公子——换句话说也就是文君臣口中的三师弟、叶长衫的三师兄、英平的三师叔——姬阳与。

今日姬阳与依旧一身青衣,他依旧坐在车的前面,手里依旧拿着一本书,仿佛无论何时何地手中都有一本书,若非已经知晓其身份,否则二人一定会认为他才是文君臣。

姬阳与好似很信任身前这头大黄牛,手中连一根赶牛鞭都没有。老黄牛的身上也不见任何缰绳一类的东西。在出发前,姬阳与只是轻轻地拍了拍老黄牛的身子,它就好像通人性一样,拉着车子就向山里走去。

今日一早,姬阳与就到了客栈。虽然已经知道这位看似书呆子的寒门师兄就是人们口中的三师兄,但毕竟先前相处过几日,如今再见也不会那么分生。

分别之时,伊依哭得稀里哗啦的,虽说英平平日里是个不靠谱的憨包。可毕竟是朝夕相处这么多年的哥哥,对自己也是极为呵护,一听爹爹说哥哥可能要在山上呆好几年不能下山,怕是连个面都见不着,所以送哥哥的时候小手不停的抹泪,眼睛红通通的甚至有些肿,看得英平好不心疼。

伊鸿雁情绪也有些低落,英平还是襁褓婴儿时就不曾离开自己身边,十多年来又当爹又当娘,英平对于他来说既是一种责任也是一份寄托,更是夹杂许多亲情在其中。

昨日‘教育’之后,看着他肿胀的手伊鸿雁心里又心疼不已,连夜为他换了好几道药。今日又有些担心手上的疼痛会不会给他带来不便,不过好在三师兄发现英平的手之后,从怀中掏出一小药品给他摸了些药,也不知这药是谁配制,药效十分明显,待英平上车之时,疼痛感已去除大半,伊鸿雁这才放下心来。

眼见着自己的义子就要上寒门了,伊鸿雁心中万分不舍,但一想到英平去的是闻名天下的寒门,心头没由来的一阵感慨、一阵激动——寒门是何处?寒门是先生的地盘,有先生守着、还有众多寒门师叔护着,英平必定比在自己身边更加安全吧!

想到这里,伊鸿雁豁然许多。

虽说伊鸿雁心里难过的快哭了,但英平却没有太多的波澜。他向来没心没肺,除了看到伊依哭得难过心中有些不舍,一想到马上就要脱离义父,他甚至有些想笑,因为在他眼里,好似这一趟寒门之旅并不是去‘修行’的,而是去游玩的——

哈哈!终于解脱咯!反正千牛山里长安城也不远,要真想义父和妹妹随时下山就行,自己到了千牛山上就不再会受到义父的束缚与管教,何况身边还有好兄弟叶长衫陪着,真是不要太舒服!

好一副‘父慈子笑’的画面。

至于叶长衫,临走前伊鸿雁对他关怀了几句,并特地嘱咐他多盯着些英平,生怕他惹事儿,到时给先生、寒门各位师叔添麻烦。

随后,伊鸿雁拿出一个包袱,里面是前几日为叶长衫购置的新衣物,这倒是令叶长衫心中一暖。

更让叶长衫没想到的是,伊依也为自己准备了一份礼物——正是那只名叫花花的小白狗。

伊依说怕长衫哥哥在山上寂寞,便将这只小狗送给他作伴。这只小白狗是伊依的心头肉,这次竟舍得割爱将它送给叶长衫,着实让叶长衫感动不已。只是不知寒门里是否让养小动物,叶长衫看着姬阳与,直到姬阳与朝着他点了点头,他才放心地将小狗接住。

……

一路上,小狗很是安静乖巧,只是离开伊依之时叫了几句,随后就安静地趴在叶长衫怀里,随后竟不知不觉地打起盹来。

英平看着这只小白狗,心中略有不平,说道:“哼!依依这丫头,连我的礼物都没准备,倒是给你准备了,还是我送她的小狗!”

“怎么?心里不平衡?要不我再把它送回给你?”

“你......”

“这只狗它亲我,那日第一次见就觉得与它有缘分。”说着,叶长衫轻轻抚摸着小狗的脑袋。

“唔...这个倒是。”

英平上下打量起叶长衫,丝毫不在意自己的目光是否让人感到不适。经过一番审视后,英平说道:“长衫你面相是挺和善,任谁第一次见都觉得有些亲近感。”

“那第一次见我时候,你怎么要揍我?”

“这——那、那不是我急着帮依依报仇么?”

叶长衫白眼一翻,道:“还报仇呢,咱俩差点被别人揍一顿......”

“嘘!小声些!”

英平忽然示意叶长衫小声,随后指了指身后的姬阳与,似不想让心中偶像知道自己的糗事。

看着英平一惊一乍的样子,叶长衫摇了摇头,不再理会。

英平回头看向姬阳与,他左看看右看看,好像在看什么稀有动物一样,随后,他索性转过身子,厚着脸皮将屁股挪向姬阳与。

姬阳与全神贯注地读着那本书,并未感受到身后的英平。

见姬阳与如此专注,英平不禁有些好奇是什么书让这位三师叔如此投入,于是偷偷地将脑袋凑了上去,只见书本中一段写着——

‘如一具牛,两个月秋耕,计得小亩三顷。经冬加料喂,至十二月内,即须排比农具使足,一入正月初,未开阳气上,即更盖所耕得地一遍......’

英平看得糊涂,这书写的什么玩意儿?好像和修行一点关系都没有,难道是自己尚未入门,看不懂此等高深之书?

正当英平一头雾水之时,忽然山路一阵颠簸,英平本就趴在车上,这时一个重心不稳,脑袋直直地撞在姬阳与背上。

姬阳与回头头来,发现英平正趴在自己身后,好像......在偷看自己的看书?

待牛车重新平稳,英平方才将紧紧抓在牛车的双手松开。此时他感到有束目光正盯着自己,抬头一看,只见姬阳与正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仿佛被自己滑稽的样子逗笑了。

英平赶忙爬起来,也不在意这位三师叔的眼光,笑嘻嘻地点了点头,像是在打招呼一般。随后,他爬前去姬阳与并排坐了下来,说道:“嘿嘿,三师叔,你看得这是什么书呀,我怎么看不太懂。”

姬阳与将书合上,看着英平认真地回答到:“这本书名叫《齐民要术》”

“哦...《齐民要术》啊...”英平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可下一句差点没让叶长衫摔下车去。只听他说道——

“《齐民要术》是什么书?关于修行的么?”

“《齐民要术》是一本关于农牧的书,与修行并无关系。”

“这样啊......师叔你怎么还会看这种书?”

“刚才来时见一位老伯在路边摆摊卖书,就随便挑了一本。”

“师叔你怎么什么书都看呐?上次在雍城也是见你时刻都拿着一本书。”

“开卷有益。”

“我还以为......还以为…...”

“以为什么?”

“以为你是那种......那种…...”

“武痴?”

“对!就是这个词儿!”

说道‘武痴’找个词,姬阳与忽然笑了笑,随后他又准备打开书继续阅读,看样子不太想理英平。

不知三师叔是沉迷读书还是嫌自己太幼稚,反正这对话是冷场了。但英平的脸皮何其之厚?怕是脸城墙拐角都比之不如。眼见姬阳与再次沉默,他绞尽脑汁不断地找话题——

“师叔,咱们山里没养马么?”

“何出此问?”

“要不为何让这头牛来拉车?”

“阿甘常年在山里走,熟悉这里的路。”

“阿甘是谁?”

姬阳与指了指拉车的老黄牛。

“哦?它还有名字?”

“这是二师兄养的牛,这次下山接你们,便向二师兄借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我在现代留过学 绝世双萌:神医娘亲超厉害 大宋赢家:从拯救李清照开始 王朝逐月录 朱元璋穿越崇祯 三国:霸王附体,貂蝉为我更衣 大明修道六十年,朕白日飞升 熢火之下 穿越开局,捡个野生娇妻当个宝 五代十国:英雄的崛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