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小说 > 执剑长安 > 第四十四章 关于子夜之难的传说

第四十四章 关于子夜之难的传说(1/2)

目录

北魏,大梁,魏宫。

玉榻之上传来一阵女子呻吟,起初犹如开水初沸,淤泥而又轻缓。

随后,呻吟之声似乎不再柔弱,逐渐强烈起来,犹如干柴烈火一般。女子重重地喘息着,汗渍已浸湿了床单,她双手紧紧地抓住床单,曲项向着宫殿的顶,顶上色彩斑斓的壁画仿佛一时间生动起来,而后又渐渐模糊......

最后,呻吟声不再轻缓,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种咆哮,透露出满满的渴求与霸道,随着一阵难以自抑的颤动,仿佛火凤直入云霄一般,玉榻上传来一阵深长而又无力的呼气之声。

门外,一名女官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对寝宫内传出的一切声音都置若罔闻,直到听闻到那熟悉的呼气之声,方才示意站在两旁的宫女禀报。

宫女小心谨慎地低着头,碎步走至玉榻之前,小声地说了几句。

那女子瘫坐在床上,听闻宫女所说,无力地点了点头,随后拍了拍床沿。只见一名长相俊俏的男子从被窝中爬出,撒娇一般地抱住那女子的手,那女子见他如此娇态不禁一笑,宠溺般的拿食指点了点男子的鼻头,说道:“乖,你先下去吧,本相要办正事了。”

男子天生媚相,样貌无比精致,看着竟比普通女子还柔弱几分,一双大眼睛本该炯炯有神,此时却如藕丝一般迷恋不绝。他嗔怪般地看着女子,但身子却识趣地从床上坐起,不急不慢地将衣服穿好,临走时讨好一般的在女子的香肩上亲亲一吻,随后又深深弯腰一躬,恭恭敬敬地退了下去。

见男子离去,女相脸上的笑容立马消失,冷冷地说道:“进来吧。”

而后,女相从旁边拿起一丝绸袍子将身子裹了起来。

不知是这些年疲于理政,还是岁月无情,不论她如何保养,终究敌不过年岁在身上留下痕迹。这些日子他时常感到疲乏,眼角也逐渐出现些许纹理,原本尚算细腻的皮肤也不如原来紧致,更让她感到无奈的是,宫女在为她梳头发的时候,竟多了许多白发。

女相心里一叹——终究是马上半百年岁了,岁月不饶人啊!

原本,女相自视身体异于常人,年轻之时在那场‘东宫事变’时,两日两夜不曾休息,依旧精神满满,最终靠着过人的决绝与超人的手段,将那次宫变平息下来。接下来的二十多年里,她当真十年一日,废寝忘食地辅佐魏国皇帝,累了便睡一觉,饿了便吃一顿,总是感觉不到‘劳累’,仿佛有着无限的动力、无穷的能量。而近日不知怎么的,她时常感到困倦,起夜的次数也明显增多。

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女相疑惑道。

“禀报卫相!大唐那边的消息传来了——”

一个女子的声音打断了女相思绪,女相立马回过神,将方才那些烦扰不堪的杂念抛之脑后——与这些比起来,那些都不算事,或许说,面对这些,她根本就没时间去顾及那些。

“说吧。”女相淡淡地说道。

“回卫相,此次寒试的结果寒门已公布天下,此次寒门共收两徒,一名是英平,另一名叫叶长衫。”

女相冷笑一声,似乎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道:“那贱种终究还是入了寒门。”

“是,只不过……”

“不过什么?

“启禀卫相,英平拜的却不是门主,而是文君臣。”

女相眉毛一挑,露出一丝异色,道:“哦?寒门老二开始收徒了?这是唱的哪一出?”

女官不再做声,静静地等待着女相的问话。

女相一时间也琢磨不透门主想法,一阵沉默之后,她露出一丝疲惫之色,便不再继续思考这个问题,问道:“那个姓叶什么情况?”

“那个叶长衫并无来头,不过是一普通猎户家的孩子,只是身世有些......”

“身世有些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我在现代留过学 绝世双萌:神医娘亲超厉害 大宋赢家:从拯救李清照开始 王朝逐月录 朱元璋穿越崇祯 三国:霸王附体,貂蝉为我更衣 大明修道六十年,朕白日飞升 熢火之下 穿越开局,捡个野生娇妻当个宝 五代十国:英雄的崛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