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逆袭之好孕人生[反重生] > 第60章

第60章(1/2)

目录

徐辞年点击鼠标,把视屏页面关掉,不愿意再看到徐新年的那张假脸,拿起桌子上的放的一个苹果咬了一口,闭上眼睛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徐大哥,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嗯……做什么?”徐辞年摸了摸下巴,想了一会儿之后对站在身后的陈军勾了勾手指头,“去泡杯咖啡吧,我记得办公室里还有一罐咖啡粉,小军你帮我去冲一杯,多糖不加奶。”

陈军本以为他会有什么雄心壮志,结果突然来了这么一句直接目瞪口呆,憋了半天过才小声嘟哝一句,“徐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您怎么还有闲心喝咖啡啊?徐新年这都已经逼到咱们家门口了。”

徐辞年点了点头,咔嚓一声又啃了一口苹果,笑着开口,“就算他现在冲到我面前,我也不能委屈自己的肚子,赶快去冲杯咖啡,我现在困的厉害。”

陈军简直被他这副无厘头的样子搞懵了,使劲推了推他的胳膊,急切的说,“你就不怕他一气之下走了?你弟弟这样子看着可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主,万一错过这次机会,你在想对付他可就麻烦了,徐大哥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呢!?”

看着他这副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样子,徐辞年忍俊不禁,三下两下把苹果啃完,拍拍手问道,“好好好,我着急,特别着急行了吧?我问你,徐新年到底来了有多久了?”

陈军想了想之后开口,“下午两点到的,现在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吧。”

“嗯,好,那就再晾他两个小时再说,你先去泡咖啡。”徐辞年伸了个懒腰,把苹果核往前一抛,正中墙角的垃圾箱。

陈军这次真的坐不住了,哀叹一声转过徐辞年的椅子说,“我拜托你了徐大哥,你正经一点行不行,他等了一个小时已经快要骂人了,要是再晾着他两个小时,岂不是直接翻脸走人?”

徐辞年笑着摇了摇头,“放心,他不会的。”

“?”陈军愣住,为什么不会?

“对徐新年这个人,我可比你了解多了,他好不容易整容回来,又重新开了新公司,这时候肯定正急着表现自己的实力,不管他来买鱼腥草的目的是什么,只要在北方,就只有我一家在做这个生意,除非他想花高价在南方空运,否则出了这里他再也找不到新鲜的鱼腥草。所以这个生意能不能达成,选择权在我,他脾气再大又如何,还不是要乖乖来求我?”

听完这话,陈军长大了嘴巴,半天没说话,思前想后,琢磨透了其中的道理,对徐辞年瞬间佩服的五体投地。

遇到血海深仇的敌人,还能这么处乱不惊,这心得长得多结实啊?要是他遇到杀了自己家人,抢了自己家业的凶手,早就不顾一切的冲出去跟他同归于尽了。

“徐大哥,你厉害,这下马威给的真痛快。”

陈军长舒一口气,咧嘴嘿嘿一笑,徐辞年拍了他脑袋一下,“瞧你这傻样,还不赶快去给我弄杯咖啡?”

说着他又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哈欠,陈军赶忙点头,撸起袖子跑出门,“好嘞,徐大哥你等一会儿啊,咖啡马上就到。”

“臭小子。”

徐辞年盯着他的背影瞧了一眼,困得两只眼皮不停地打架,恨不得找张床继续补眠,可惜徐新年这家伙就在眼皮子地下晃荡,他再大的困意也得挺着,等解决完他再回度假村睡大头觉也不晚。

锤了锤还是隐隐发酸的腰,他回过头打开浏览器,在键盘上输入“徐氏国际餐饮集团”几个大字,回车一按,几万条信息弹了出来。

里面不乏之前偷秘方和醉驾的丑闻,徐辞年嗤笑一声,点开最头条的,直接进去了徐氏的官网。

此时徐家官网上挂的那条“偷秘方”的视频已经没有了,网友意见反馈区的骂声也被删除的干干净净,自欺欺人一般,好像之前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整个页面一改之前蓝灰色的基调,变成了喜庆的大红色,首页最中间的动态栏上放着一个巨大的广告。

【感谢各位新老朋友这么多年的支持,徐氏餐饮迎来了十周年的庆典,也迎来了我们第一百家分店的开业,多年来徐氏秉承传统餐饮理念,励志用天然、东方、养生的理念,为大家奉上更多新颖美味的餐品,所以本公司决定于20XX年X月X日,第100家分店试营业首日,举办大型的药膳美食免费试吃活动,欢迎各位新老朋友踊跃参加!】

“药膳免费试吃?”徐辞年盯着这个几个字挑起眉毛,半响之后勾起了嘴角。

原来如此,徐家这是准备靠着这次活动招揽人气,咸鱼翻身呢,难怪徐新年这么急匆匆的露面,连脸面都不要了也要亲自来买食材,原来是想在徐建国面前抢第一等功。

那这次的游戏可就更好玩了。

徐辞年眯着眼睛轻笑起来,一个妙计瞬间涌上心头。

*****

徐新年喝空第十杯茶之后,彻底失去了耐心,把杯子毫不犹豫的丢在桌子上,发出“砰”一声响,茶叶都溅出来好几根。

旁边几个助手也等的十分烦躁,不停地看手表,脸上的表情一点也不比自家小少爷强到哪里去。

“少爷,不行……我再去催催他们吧,这么等着总不是个办法。”

“要是催促有用的话,还用等到你来说?”徐新年揉了揉额角,这张酷似徐辞年的脸蹙着眉头,显得比以前的他沉稳很多。

此刻把那头原本自然卷的褐色头发拉直剪短,染成了纯黑色,额前的碎发梳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整个人光鲜无比,如果不仔细看他眼角留下的浮肿,真的没法想象他几个月前还是一副丑陋残废的样子。

“那我们就这样等下去?都等了三个多小时了,如果这老板有合作的意向早他妈出现了,还用等到现在?”

其中一个手下愤懑不平,回头对徐新年说,“少爷,只要有钱咱买什么东西不行,为什么非得在这里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咱们不行就走吧,省得在这里受窝囊气。”

“你哪儿来这么多废话?”徐新年偏斜他一眼,酷似徐辞年的狭长眼睛一眯,让几个助手瞬间都不说话,这张脸实在是太像大少爷,看见他就忍不住在心里畏惧,下意识的就选择了乖乖服从。

徐新年的手指微微攥起,心里非常的不悦,谈过这么多次生意,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让他等这么久,要不是因为这次采买食材是他好不容易跟徐建国争取的,他绝对不会在这里受这鸟气。

在韩国整容的这段时间,他每活一天都是煎熬,动过刀子的脸肿的像个猪头,稍有不注意就会感染流脓,截掉的右腿跟假肢的磨合也不顺利,每次想要走路,都磨得截面上的皮肤血肉模糊,可是他全都一一挺了过来。

这种*和精神上的折磨有时还不如死掉的时候痛快,但是他的目标很坚定,就是夺走整个徐家,弄死所有对不起自己的人,所以他咬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明明整容的时候有更好的选择,也毫不犹豫的整成徐辞年的样子。

既然所有人心心念念的都是徐辞年,那他不介意做别人的替身,反正这具身体也不是自己的,只要最终能达到目的,变成任何人他都无所谓。

如今机会终于来了,徐建国病的已经离不开床榻,只要这次抓住机会好好表现,重新获得他的赏识,整个徐家就仍然是他的囊中之物。

想到这些,他的脸色稍霁,对旁边人招了招手,“再等半个小时,要是这养殖场老板还不出现,我们马上就走。”

几个人一起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但还是一遍一遍的看手表。

摄像头那边的徐辞年听到这句话,抬头看了一下表,五点整。

陈军看他一眼,“徐大哥,现在进去吗?”

“不用,没听见他们说要再等半个小时么,那就继续晾着,不用管他们。”徐辞年笑着摇了摇头,开始无聊的玩电脑自带的扫雷游戏,另一只手端着咖啡惬意的啜着。

等到离半个小时还差一分钟的时候,徐新年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倏地站了起来。

这老板真是好大的架子,不过就是小小养殖场的小老板,说到底不过就是个种地农民了,有了几个小钱就得瑟成这样,还敢跟他摆起了谱?

他一动,旁边的助手也跟着站起来,都用眼神看他,像是在询问到底要不要走。

徐新年烦躁的在屋里踱来踱去,心里一时也没了主意。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打开了,陈军站在门口歉意的对几个人鞠了一躬,“抱歉让各位久等了,我们老板实在是赶不过来了,请徐先生跟他直接语音谈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他不是说正往这边赶吗,怎么又突然赶不过来了?”

陈军陪着笑脸,一脸愧疚的说,“这个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我们老板最开始的意思的确是要跟徐先生您当面谈,而且他身在外地也极力的往回赶了,但是因为交通的关系,他被堵在了路上,又怕耽误太久,怠慢了客人,所以迫不得已才想出这个办法,真的很抱歉请您原谅。”

这些说辞全都是徐辞年亲口教给他的,陈军背的很熟练,人也机灵,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

徐新年的脸因为这话瞬间一僵,心里的怒气一下子涌了上来。

他在这里等了将近四个小时,最后没把人给等到,就等来这么一个可笑的借口,他在徐家当了十几年的少爷,除去最落魄的时候,一直都是别人巴结他,要不是这次是在没有办法,他何苦纡尊降贵到这个地步?

“陈经理,贵养殖场看来真的没有半分诚意,如果你们老板不亲自出来跟我谈,那这次的生意免谈吧,徐氏还不至于连几根鱼腥草都买不到。”

说着他对身后的几个助手招了招手,冷着脸抄着口袋径直往大门口走。

陈军赶忙一闪身,留出一条宽敞的路给他,面无表情的开口,“既然是这样,那真的很遗憾,我会主动跟老板说明白,徐先生慢走,一路顺风。”

徐新年本来以为这种小破养殖场会巴不得跟徐家合作,所以才用了这招“以退为进”,没想到这人就这么轻松的让他走了,这分明是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

他的脸色变得铁青,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回过身冷哼一声,“陈经理,你可想好了,这次我可是要把你们整个养殖场的所有鱼腥草都买走,你们有多少我买多少,这样的大买卖恐怕你们几年也遇不上一次,我再给你们一次考虑的机会,否则千万别后悔了再回头来找我。”

陈军到底道行不够,脸色有些变了,心里真的害怕徐新年就这么走了,一切就功亏一篑。

而这时,塞在耳朵里的耳麦却突然传出徐辞年的声音,“我们的鱼腥草从来是供不应求,卖给谁都一样,徐氏这样的大集团我们高攀不起,所以徐先生要是不愿意合作,我们也不会强求。”

陈军愣了一下,当即明白了徐辞年的意思,马上照着他说的话原模原样的重复了一遍,连悠哉的口气都没变。

这话一落,简直像是耳光一样扇在徐新年脸上,让他再也摆不出高姿态。

供不应求代表什么意思再明白不过,如果现在不跟清源养殖场合作,没准过几天鱼腥草就一根都没有了,到时候他拿什么跟徐建国交差?

心里窝着火,让他的脸色非常的糟糕,整过的脸使劲绷着,露出整容后不自然的线条,显得格外生硬扭曲。

最后他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又转身回到了会议室,“徐氏一向喜欢扶持小企业,所以才会特意来这里跟贵场商谈,念在你们老板的确有事情的份上,我也不追究了,他想具体怎么谈?”

陈军听了这话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什么东西”,明明是自己有求于我们,还他妈端什么架子,还“我们徐氏”,徐家跟你这杀人犯有一毛钱关系吗?

心里狠狠的骂着,脸上却仍然按照徐辞年吩咐的样子,打开了会议室的投影仪,连上科技楼办公室里的媒体播放界面之后笑着说,“因为我们老板现在还在车上,所以只能用语音在线跟您谈,您不介意吧?”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徐新年就算心里在不满也没有别的办法,点了点头之后挥手打发走身后的助理,盯着面前一片漆黑的幕布,心情相当的不悦。

陈军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恭敬地退了会议室,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徐新年一个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人生扮演游戏 星痕之门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 网游之双星传说 型月之我的命运图鉴 大明:我,朱棣,开局扬言夺嫡! 网游:我可太喜欢叠负面状态了 足球裁决天下 葫芦帮的传奇 现实网游:开局获得秒杀技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