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游小说 > 逆袭之好孕人生[反重生] > 第58章

第58章(1/2)

目录

窝窝小家伙不知道从哪里得知爸爸和城城要一起去度假,最近这几天一直嚷嚷着也要去,还时不时就爬到徐辞年肩膀上,一脸可怜相的求“携带”。

徐辞年一开始的确是想带着儿子一起去,后来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行,小家伙屁大点的身材,圆滚滚的跟个大团子似的,带着他一起去泡温泉万一淹到水里怎么办,更何况,瞿城的度假村刚建成不久,里面没准还有什么甲醛之类的味道,对小孩更是不好,所以一咬牙他就没同意。

为了这个窝窝跟他撒了一个礼拜的娇,极尽卖萌之能事,天天抓着他的衣服念叨着“泡泉泉,一起走”,徐辞年本来就对儿子没有抵抗能力,看他这样就心软了,在前一天出发的晚上默默地帮小家伙收拾好小泳衣,准备带他一起走。

结果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的时候,瞿城就跟悄无声息的撬开徐辞年的小四合院门,趁着小家伙睡的打小呼噜的时候,挖走还躺在被窝里的徐辞年就走,干脆绝了窝窝跟随两个爸爸当小电灯泡的愿望。

两个人跟做贼似的,瞒着宝贝儿子,趁着夜色出发,颠簸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目的地。

此时天空已经大亮,清源前一夜下了一场淅沥沥的初春细雨,此时空气中还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太阳从远端钻出来,给眼前的美景蒙上一层金光。

许久不来,清源的景色依旧迷人,度假村四面环山,远处是农田和溪水,地里开了几朵娇艳的迎春花,近处有一个天然形成的湖泊,此时太阳照在上面波光粼粼,美不胜收,徐辞年深吸一口气,心情立刻就放松了许多。

度假村里稀疏的盖了几间小楼,跟周围的景色融在一起,一点也不显得突兀,彻底保留了清源最淳朴的风光。

瞿城把车子停稳之后,摘下墨镜走过来,“怎么样,这里还满意吗?”

徐辞年伸了个懒腰,对他笑着点了点头,“还不错,瞿老板你还算有两把刷子。”

他基本上不夸人,对瞿城更是嘴巴硬的要命,这时候能听到一句这么直接的夸赞,瞿城失笑一声,“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装修的,现在还是试营业阶段,过几天我再打打广告,告诉人家这里是‘赵家私房菜’的夫夫档,来这里消费可以去你家饭馆打折什么的,到时候肯定生意爆棚,所以今天老板娘您来参观可要费心了,有什么不足还得多多指点。”

“你倒是不吃亏,谁同意给你们店打折了?到时候但凡是来你这度假村消费的人,我全都要加收20%的服务费。”

徐辞年笑着从口袋里团了个卫生纸球砸在他脑袋上,又从后备箱里拿出自己的东西说,“你啊,有空在这里耍嘴皮子,还是想想回去怎么哄窝窝那小兔崽子吧,你把他扔下他一定哭给你看。”

瞿城大笑起来,一口整齐的白牙露出来,神采飞扬,“不会的,那小兔崽子最好哄了,拿一根糖葫芦就能眉开眼笑,给两个小兔豆沙包,能凑上来亲我好几下。”

徐辞年一脸怀疑的瞧他一眼,“你确定?我觉得那小兔崽子肯定不只要这些。”

“当然,知子莫若父。”瞿城信心满满,可惜……

远在S市的小四合院里,已经睡醒的窝窝,终于发现城城拐走爸爸的事实,鼻尖一痒打了个喷嚏,脑袋上竖起一根呆毛,抬起小爪子揉了揉眼睛,清醒之后一扁嘴就开始嚎,“呜呜呜……城城是坏蛋!以后就算买糖葫芦和小兔豆沙包也不要亲他了!”

罗小茂端着早饭在他跟前,捏他的脸蛋,“哟呵,小家伙真生气了?确定以后绝对不亲你家城城了?”

只打雷不下雨的窝窝吸了吸鼻涕,两只肉呼呼的小脚往床下一伸,盯着罗小茂手里的鸡蛋羹,撅起嘴巴想了想,犹豫的开口,“嫑亲……不过……要是给买鸡翅膀……唔……就给亲亲,就一下。”

罗小茂失笑,与此同时身在清源的两个爸爸同时重重打了个喷嚏,事实证明,在对儿子的了解程度上,城老大与徐老板之间的差距还很远。

两个人在度假村门口转了转,徐辞年悄悄地把提前买好的泳裤藏好,跟着瞿城一路走进度假村,等进了主楼才发现别有洞天。

他本来以为这里就只是个民风淳朴的农家乐,其实里面装修的一点也不比S市的某些豪华俱乐部差,虽然仍然保持着原生态的景色,但是房间的格局却大气开阔,设施一流,一看就是为富人准备的度假胜地。

度假村里不仅有餐饮、娱乐、SPA之类的传统项目,最特色的就是温泉沐浴,瞿城拿着早就准备好的房卡,熟门熟路的找到一间客房,在门口似笑非笑的开口,“这间屋是这里最大的一间,我特意挑的,露台外面就是温泉池,保证你会喜欢。”

徐辞年点了点头,之前没睡醒的瞌睡虫又涌了上来,被走廊上暖黄色的灯光一照,就又有些昏昏欲睡。

打开房门之后,他扯了扯领口,冲着眼前那张KINGSIZE大床就想扑上去,结果刚迈出一步,就被一下子拉回去,整个人撞在房门上,紧接着一个高大结实的身体就压了上来。

徐辞年一挑眉,对上瞿城近在咫尺的深邃的目光,睡意醒了大半,憋不住笑了一声,“你这套动作很熟练嘛,跟多少个人试过了?”

他今天穿了一件深色的外套,衬得一张脸格外的英气逼人,狭长的眼睛一笑起来,瞳孔带着亮色,整个人都像是冰山融化一般,露出里面柔软韧劲的东西。

瞿城喉咙发干,手肘撑着房门,把徐辞年半笼在自己的身影下,“没有,就你一个人。”

徐辞年失笑,摇了摇头说,“我可不信,你说的这些话估计在好几个人身上练习过了,只要把人名一去,搁谁身上都能用。”

瞿城抬手摩挲着他的下巴,脑袋又凑近了几分,两个人的鼻尖已经近在咫尺,都能感觉到对方喷出的呼吸,“好吧,被你发现了,其实我是想包养你来着,车子房子人民币随便你挑,就看徐老板赏不赏脸了。”

徐辞年嘴角上翘,伸手抵住瞿城的胸膛,皱了皱眉头说,“瞿老板你放尊重点,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还有个快三岁的儿子,我们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你男朋友有我帅吗?”瞿城整个人都压在徐辞年身上,用舌尖舔他的唇线,故意压低声线。

徐辞年偏过头躲开,“比你帅,最重要的是足够听话。”

瞿城忍笑,眉毛都得意的扬了起来,双手伸到后面,隔着徐辞年的衬衫抚|摸他的脊背,“那他有我对你这么好吗?他有我摸得你舒服吗?”

他知道徐辞年所有的敏|感部位,双手经过的地方惊起一层细小的战栗,伸手扯出徐辞年塞进裤子里的衬衫衣摆,更用力的把他压在门上,膝盖一用力分开他的双腿,用下巴上刚剃过的一层青茬子摩徐辞年的耳垂和脖子。

徐辞年呼吸不稳的喘了几下,心里涌出些许羞耻,他其实不太懂这些调=情的手段,也绝对不是瞿城这个老油条的对手,但是伸手触到他结实精壮的胸膛,心口却跳的飞快,忍不住把这个突发奇想的角色扮演游戏继续玩下去。

嗤笑一声,缓缓张口,“他……可比你强太多了,他愿意让我上,你行吗?”

瞿城嘴角一抽,差点呛着自己,我特么什么时候让你这只死家雀上过?

徐辞年挑眉看他,一双精瘦修长的手摸上他的脸,沿着瞿城的轮廓从挺直的鼻梁到线条刚硬的下巴,“你看,我一说这个你脸色都变了,我男朋友从来就不这样,证明你没他好,我干嘛选你?”

瞿城扬了扬眉毛,半眯着眼睛攫住徐辞年的下巴,“徐老板,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惹我生气没你的好果子吃。”

“如果我说不呢?”

“那我就只能替你男朋友好好地惩罚你。”瞿城带的话音刚落,没等徐辞年开口,箍住他的下巴就狠狠地吻了上来。

徐辞年“唔”的闷哼一声,刚想反抗,瞿城就一下子按住他的手,随便扯了几下就探进了他的衣服里面,摸到了胸口的红粒。

“你男朋友平时都怎么摸你,嗯?”

他用力捏,红色的小粒一下子就石更了起来,徐辞年疼得“嘶”了一声,伸手不轻不重的打他一巴掌,“给我松手。”

瞿城不为所动,硬拉高徐辞年的衣服下摆,盯着他的RU*尖啧啧两声,“真可怜,都肿了,被你男朋友弄得吗?”

他一边说着低沉的荤话,食指和拇指还在不断的抚弄,左手用力一下子提起徐辞年的一条腿。

徐辞年被刺激的面红耳赤,头皮发麻,有点后悔跟瞿城玩这个不要脸的游戏,“喂,别闹了,赶紧放手,不玩了。”

瞿城故作无知,“不玩?徐老板我可没跟你玩,我是很认真的让你研究我跟你男朋友哪一个好。”

说着他指尖用力,红色的RU*尖一下子被他按进去用被手指扯出来。

“嗯……”徐辞年控制不住闷哼一声,脸上泛起一层薄薄的绯色。

“怎么肿的这么厉害,想你男朋友了?”瞿城低笑一声,垂下头对着那里吹了一口气,窄小的RU*晕瞬间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很疼吗?不要紧,我给你舔舔就不疼了。”

“你别——!唔……”徐辞年瞪大了眼睛,这次没有任何玩笑的成分,可惜话都没说完就被瞿城一口含在嘴里,震惊的声音变成了一道暧昧的尾音。

伸手薅住瞿城黑色的短发用力往外扯,敏=感部位被舌尖这样玩=弄让徐辞年眼前炸成五颜六色的碎片,脖子控制不住的后仰,支撑着全身力量的单腿开始发颤。

瞿城的双手箍住他的腰,欺身压在他身上,让徐辞年根本不能动弹,黑色的瞳孔幽深一片,带着掠夺的光芒和缠绵的温情。

徐辞年被他含着,全身的毛孔都炸了起来,胸口的脑袋让他很想使劲推开,可是心里还带着点舍不得,两个人自从过年之后一直聚少离多,好不容易凑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竟然让他有了一种偷=情的感觉。

心里的羞耻感扑面而来,他呜咽一声,自暴自弃的喘了一口气,哑声叫了一句“瞿城”。

清润的声音,透着难耐和沙哑,像是一把刀子直接戳在瞿城身上,让他的眸子陡然沉下来,猛地站起来,把徐辞年扔在大床上,整个人扑上来。

“妈的,今天就替你男朋友教训你个骚。货!”

徐辞年耳朵当即炸红了,伸脚就踹,“操,你才是骚。货!不玩了,你他妈又不是我男朋友。”

他瞥他一眼,起身就要跳下床,瞿城紧接着压上来,把他的手反剪到身后。

徐辞年的身手很好,翻身一扭就挣开了束缚,可瞿城比他段数高一大截,在他挣脱的一瞬间往他臂弯里一敲,肌肉一酸当即顿了一下,被瞿城抓住先机又一次抓住他的手。

“妈的,瞿城你翻了天了?!”

徐辞年控制不住,脸皮通红,回头瞪了他一眼,瞿城忍不住笑了出声,从背后一下子搂住他,两个人像罗汉一样叠在一起,陷在松软的白色被子里。

“徐老板,你要不要先验货?我比你男朋友好多了,你可以先试用后付款。”

说着他故意前后耸动了几下,隔着西装裤子那一团硬物都硌着了徐辞年的屁|股。

徐辞年打不过他,又挣扎不开,恼羞成怒之下回过头一口咬住瞿城的嘴唇,用舌尖在唇线上磨蹭,咬瞿城两片嘴唇之间的那块嫩肉。

瞿城瞬间睁大了眼睛,一时都忘了刚才满嘴的荤话。

徐辞年从不主动吻他,就算吻也是蜻蜓点水,绝对不会这样主动,这次破天荒把舌头探出来,引得瞿城心里一片柔情,伸手搂住他,闻徐辞年身上的肥皂味。

徐辞年撬开他的嘴唇,探进口腔,咬住他的舌头用上下两颗虎牙慢慢的磨,瞿城的舌头一缠上来他就收回来,等瞿城乖乖不动了,他再伸出来舔他的口腔。

他也没什么技巧,就想着要教训这个满嘴荤话的无赖,所以一切都像是试探一样,用舌尖沿着他的牙龈,舔到口腔上壁,再从最后一颗牙齿勾勒到中间的齿缝……

瞿城被他吻的一身火,整个人像块烙铁一样压在他身上,多日不见的思念全数爆发,让他再也没心思玩什么游戏,弓起身体,去解徐辞年衣服上的扣子。

他不想让自己表现的这么急色,可是他忍不住,看不见徐辞年就浑身难受,看见了要是还吃不到嘴里就更加难受。

他的手一伸到领口,徐辞年就一下子偏过头,嘴唇湿漉漉的,带着一层红晕,气息不稳的开口,“你敢再动一下试试。”

瞿城手指一顿,没再动作,徐辞年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把他的脑袋拉下来继续吻他,等到瞿城又要动手动脚,他立刻再停下。

一来二去,瞿城就像是被羽毛刷子扫过脚心一样,抓心挠肝的难受,他不明白为什么每次最开始都是他占尽上风,最后还是要乖乖的听徐辞年的号令,所以他忍无可忍之时,狠狠地按住徐辞年的肩膀,对着他的屁股就打了两下,“操,孔雀,你他妈越来越坏了,勾引这一套跟谁去的?”

“我用的着勾引你吗?”徐辞年挑眉看他,声音还有些不稳,“别他妈动弹,我还没亲够,你张嘴。”

说着他用膝盖蹭瞿城的下巴,瞿城的眸子瞬间危险的眯起来,“操,你就是找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人生扮演游戏 星痕之门 吞噬星空2起源大陆 网游之双星传说 型月之我的命运图鉴 大明:我,朱棣,开局扬言夺嫡! 网游:我可太喜欢叠负面状态了 足球裁决天下 葫芦帮的传奇 现实网游:开局获得秒杀技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