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小说 > 上门佳婿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结局!

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结局!(1/2)

目录

咕噜咕噜!

脑袋在地上滚动,发出响声。

祭祀广场,死一般的安静。

纣临瞳孔张大,难以置信地盯着脚下那块喷着鲜血、滚烫的脑袋。

贾克福,居然死了?

死在了江诚的手上?

这怎么可能?!

可是面前真实的画面,给了纣临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是真的!

贾克福真的死在了江诚的手上!!

江诚眯着眼睛,往前走,双脚踩在掺杂着鲜血的雪地上,一步步逼近纣临,“纣临门主,接下来,该是你了。”

“就算贾克福死了,你真以为你能杀得了我?!”纣临回头看了一眼,密密麻麻的人造人,冷声说道:“这些人,足够将你们给踏成肉酱!”

说到这儿,纣临骤然后退,大声下达命令:“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然而令纣临感到惊悚的是,那些人造人没有听从他的命令,朝着江诚等人扑杀过去,而是他们转头面向了自己。

“这,这是怎么回事……”感受到人造人身上的杀意,纣临毛骨悚然。

“你拥有调动人造人的权限没错,但是,贾克福的权限,比你高多了。而恰好,我从贾克福那里得到了权限。”江诚顿了一下,随后嘴巴里吐出一个字:“杀!”

人造人迅速动起来。

铺天盖地地朝着纣临飞扑过去。

没过多久,纣临就被这些人造人给淹没在人群中。

除了传出惨痛的叫声以外,再无其他动静。

纣临!

惨死!!

现场一片寂静。

雪花,又飘了下来。

越来越大,把广场上的尸体掩盖。

但谁的心情,都不平静。

刚才,他们都经历了一场劫难。

……

二十天后。

一架从燕上京飞往江海市的客机上,江诚与苏静瑶挨着坐一起。

两人十指相扣。

苏静瑶将脑袋轻轻地靠在江城的肩膀上。

“这次听寒找你,你有什么想法吗?”苏静瑶握紧江城的手,低声问道,语气有些颤抖。

“不是她找我,是她背后的人,要找我。”江诚低声说道。

“她背后的人?”

“是。”江诚看着飞机窗外的云层,外面已经卷起了层层黑雾。“是她的父亲。也是,我们江家的死敌……当初我流落江海市,还是出自他的手笔。这次他找我,终究是为了给两家的恩怨,画上一个句号。”

江诚清楚,若非他在燕上京大动干戈,闹出了不少人热闹,又把各大门派拯救于水火当中,怕是秦听寒的父亲,唐崇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可大势已去。

哪怕唐崇在民间的力量如此厉害,面对一个在各大门派威名大震、实力又十分强悍的江城,唐崇哪儿还有还手的余地?

于是,唐崇主动约了江诚。

约的地点,就在龙泉山的半山腰处。

山上,有一座尼姑庵。

江诚和苏静瑶下了飞机,就直奔龙泉山而来。

他们还未踏入山内,就有人拦了下来,那人看向苏静瑶,说道:“江先生,我家老板只让你一人独行,其余人,还希望别跟随左右。”

苏静瑶有些担忧地看向江诚。

江诚朝她点点头,“无妨。他们奈何不了我的。”

“还是要注意安全。”苏静瑶低声说道。“我等会安然出来。”

“会的。”

江诚走过去,亲吻了苏静瑶的额头一下,转身跟着那人上了山。

走到半山腰,看到一个落于洞穴内的草屋。

草屋外面,已经聚集着不少人。

当江诚过来时,那些人目光警惕,右手放在腰间,忌惮地盯着江诚。

“让他进来。”草屋里传出一道声音。

“江先生,请。”带领江诚上山的人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让江诚顺利无误地进入草屋。

刚进草屋,就看到唐崇盘坐在一张简单的木桌前。

他的面前,摆着一壶酒两个碗一盘棋还有一碟花生,这般架势,颇有敞开胸怀待客的模样。

“好久不见啊。”江诚嘴角勾起笑容,坐在唐宗的面前。

“多日不见,没想到你进步的速度,令人惊叹。”唐宗脸上没有任何的惊涛波浪,指着面前的座位,“坐这儿吧。”

“多谢。”

江诚坐下来。

“我本以为,我们再度见面,将会是一场腥风血雨。但没想到,画面居然如此的和谐。”江诚笑着说道。

“是啊,连我自己都有些意外。”唐宗忍不住自嘲说道。“遥想当初,我还没把你放在眼里。如今看来,是我大错特错了……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会选择在当初,费尽一切杀掉你。”

“只可惜,没有重来的机会。”江诚抓起桌上的花生,丢入嘴巴里咀嚼。

“跟我玩一出游戏吧。谁赢了,谁便是胜利者,谁输了,便出局。”唐宗又说道。

江诚目光落在面前的棋盘上面,指着棋盘说道:“下棋?”

“不。”唐宗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左轮手枪摆在桌上,同时又掏出一颗子弹,立在旁边。“罗斯国转盘。这把钱,只有一颗子弹,谁要是不幸抽中这颗子弹的话,谁便死。”

“你想跟我玩这个游戏?”江诚眯着眼睛。

“难道你不敢?!”

“敢,怎么不敢呢。虽然把小命交给老天爷,是最傻最愚昧的方式,但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方式比较公平。”江诚抓起桌上的左轮手枪,把弹夹转出来,将那颗子弹塞进去,合上弹夹转了一圈,啪嗒一下摆在桌面上。

“谁先来?”江诚问道。

唐宗没想到江诚居然答应他这个提议,有些意外,他拿起手枪,对准自己的脑袋,脸上没有半点表情。

“我先来。”

唐宗的手放在扳机上面。

咔擦!

一声清脆。

空弹。

唐宗仿佛没有经历过任何事情一样,云淡风轻地把手枪重新放在桌上,“到你了。”

江诚也拿起手枪对准自己,扣动扳机。

咔擦。

也是空弹。

“你倒是挺干脆。”唐宗又拿起手枪,对着自己一枪。

咔擦。

还是空弹。

左轮手枪只有六个弹孔。

如今开了三枪,都是空弹,那么剩下的三枪当中,必然有一枪是实弹。

江诚想都没想,再度对着自己开枪。

咔擦。

第四发,空弹。

唐宗哈哈一笑。

“两次机会,要么你死,要么我亡。”唐宗接过手枪,对准自己胸口,扣动扳机,随着一声清脆响,还是空弹。“江诚,你输了。”

六个弹道,已经有五发空弹。

其结果,不言而喻。

“未必。”江诚嘴角勾起笑容,对准自己的脑袋,扣动扳机。

砰!

一声枪响。

子弹从枪管内射出来。

就在即将穿破脑袋之际,江诚的手指伸出去,快速夹住了子弹。

唐宗看到这幕,深深地吸了口气,长叹出声。

江诚把那颗子弹,斯条慢理地重新塞回左轮手枪内,把手枪递给唐宗,说道:“输的人,是你。”

唐宗接过手枪,枪口对准自己,迟迟没有开枪。

江诚看到这幕,不禁嗤笑出声:“怎么,舍不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目录
新书推荐: 女学霸在古代 修真界需要你这样的人才 七零红火小日子 和女神们的荒岛生涯 与前夫的重生日常 娇后娘与萌崽崽[七零] 愚孝男他重生了[七零] 穿到年代文中搞科研[穿书] 他趁虚而入 穿成首辅的早逝童养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