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创业维艰正文

突破投资中的反人性,改变基因对我们的“奴役”

观察员 创业维艰 2019-07-19 22 0

  很多年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伟大投资者的特征是无情》。在投资中最大的问题是被感情所驱动。比如我们看到的追涨杀跌,比如大量的错误决策都是在头脑发热中产生的。

  这句话说起来很容易,做到很难。比如投资中如果是模拟账户,就和真实账户操作完全不同。因为里面增加了情绪!做投资必然会面临情绪这一关,如何克服情绪,如何真正在投资上做到一个“无情”的人。

  最近几个月集中看了一些心理学,甚至神学方面的书,对这个问题有些理解。所有控制着我们决策行为的,是大脑的“价值体系”。每个人与生俱来就有最初始的“价值体系”。但是不幸的是,这个一套思维算法模式是落后陈旧的,只适用于原始社会。

  所以我们以为的一个个选择,其实来自这套“价值体系”,导致人类其实非常容易被预测。这也是为什么最伟大的博弈大师,是研究投资者的行为方式,我们也叫做行为金融学。

  而怎么在投资上抛弃情绪呢?我们需要理解自己这套价值体系的落后,需要理解是什么在诱导我们做出错误的选择,并且将自己的大脑算法不断进化。进化,才是我们一生的意义。以下是全文,有点长,希望给大家带来启发:


  《西部世界》和《骇客帝国》背后的故事


  先从诺兰弟弟导演的《西部世界》说起。这部美剧讲述了一个故事:人类工程师开发出了一个叫做“西部世界”的乐园。在这个乐园里面,机器人长得跟人一样,扮演着不同角色,给来乐园游玩的人类提供各种服务,和他们一起冒险,甚至被他们杀死。最终在一次次“死而复生”后,机器人集体觉醒,开始屠杀乐园里面的人类。

  在美剧《西部世界》中,约翰。霍普金斯扮演的机器人工程师Ford希望设计出和人一样的机器人(接待员)。在一开始的时候,他发现无论做出多么聪明和完美的机器人,总是无法融入到人类的身体。直到有一天他才意识到,是因为他把人类想的太复杂了。其实人类只是简单的算法。

  作为一部披着科幻外衣的哲学片,《西部世界》不断在讲述一个目的:自由意识。在第一季的时候,我们看到那些机器人接待员是没有自由意识的,他们每天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供人类娱乐和奴役。他们严格在按照自己的程序运行。但是到了第二季,我们又看到到底人类有没有自由意识?这部美剧里面另一个主人公:William,其实一直在寻找的也是自由意识,他到底有没有自由选择的能力?在第二季的结尾,另一个机器人Bernard说出了真相:人类所谓的自由意识,其实是自然选择(naturalselection)的一种工具。自然选择给我们创造了不同的幻象,导致人类根据自然选择的算法进行每一天的行为。

  我们再来说说《骇客帝国》三部曲。这部电影是关于一个叫Neo的男主角(基努.里维斯扮演),他发现自己所生活的是一个虚幻世界。他每天的生活都是一种幻觉。事实上,他真实的生活是在一个个母体内,每一个母体里面都有一个生活在梦境中的人,他们被机器人所管控着,指导着他们的梦境。

  Neo当时面临一个选择,是继续在梦境中还是醒来面对现实。在电影中这个桥段非常出名,真实生活中的反动派进入了Neo的梦境,他们的领导者Morpheus向Neo解释了真实的环境:你和其他人一样,是现实世界的一个奴隶,你出生就是在梦境的监狱中。这个监狱就是“矩阵”(Matrix)。但是我无法告诉你矩阵是什么,你必须自己亲眼看看。于是他给Neo提供了两个药丸:一个红色,一个蓝色。Neo可以吞下蓝色药丸,继续回到他梦境,或者吞下红色药丸,看到真相。Neo选择了红色药丸。

  在“骇客帝国”的世界里,人类成为了人工智能的奴隶。机器通过创造出的幻觉让人类生活在梦境中。男主角Neo做出了一个选择,他不希望一生被梦境奴役,而是要追求自由和真实的生活。并且带领人类获得真正的自由。然而,现实远远比梦境的生活痛苦。以至于在第一部中,Neo的一个战友选择被判。他和Agent Smith做了一笔交易:帮助Matrix杀死反叛军,作为回报,Matrix让他重新回到梦境,让他做一个衣食无忧的富人。

  在这部电影的最后一段,Morpheus对Neo说了一段具有哲学意义的话:Neo, Matrix是一个系统。这个系统是我们的敌人。然而当你置身其中,你看到什么?商人、律师、木匠,我们要救的也正是他们。可在此之前,这些人依旧是这系统的一部分,因此他们依旧是我们的敌人。你必须要意识到,这里的大多数人还未准备好从系统中移除,他们大多顽固而无可救药的依赖于这个系统,以至于愿为保护这个系统而战。

  

  操控我们的自然选择

  

  我们从《西部世界》和《骇客帝国》电影背后的哲学中,都讲到了一个重要的话题:操控我们的幻象。我们每天都在做无数的选择,大部分的选择是无意识的。我早上起床吃饭,然后选择做地铁上班,晚上选择睡觉。有些选择是潜意识的。比如我中午吃什么,是吃面条,还是汉堡,或者是色拉。我们上班到一半是不是想偷懒,看看娱乐新闻,或者打几盘游戏。还有一些是有深度意识的,比如今天中午我选择和谁一起吃饭,晚上回家选择看什么书等等。

  达里奥在他的《原则》中说过,构成我们人生的就是这无数选择。让我们做出选择,主要是情感。我们做任何事情,会自然而然在脑海中构成一个情感分数,有些东西是好的,情感给的分数高我们就去做。有些东西是坏的,情感给的分数低我们就不去做。

  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点:情感觉得好的,未必真的对我们好!比如说许多人都是“甜食控”,看到蛋糕、冰激凌、巧克力就无法控制自己的食欲。但是吃甜食真的好吗?答案是否定的。过多糖分的摄入对身体的害处很多。甚至大部分这些人都知道吃甜食不好,但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对于甜食的情感。

  我们再举一个例子,如果在马路上开车的时候,有其他汽车和你抢道,你是不是会很生气?甚至你是不是会想去好好教训那个司机,甚至这么做有可能对你本人造成出车祸的风险?但是你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即使从理性的角度看,让人插一下队,没什么的。

  为什么我们的情感会给那些对我们有害的事情那么高的分数,导致我们经常会做一些伤害自己的行为?这就要回到自然选择(Natural Selection)的功能了。对于自然选择来说,他只在乎一件事情:基因能否繁殖延续下去!请记住这一点,自然选择不会在乎一个人是否真正快乐,不会在乎你的身材是否走样。

  这种意识通过几千年留在了我们的大脑。比如人为什么喜欢吃甜食?因为在原始人的时代,我们并没有巧克力蛋糕。这时候吃高糖分的食物,能存储更多能量,从而给我们更大的可能活下去。久而久之,自然选择就会在我们获得糖分后,分泌多巴胺,让我们不断那么做。同样的道理,我们为什么开车看到人插队会很生气?因为在原始社会,大家都住在很小的村庄里面。如果有人欺负你,你不反抗,越来越多的人会欺负你,降低你基因繁殖的概率。

  但是问题是,在今天的现代社会,自然选择的思维方式是“不符合时代”的。比如在现代社会,有人在开车时抢道,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计较。因为可能你一辈子都看不到他,你身边的朋友也不会知道“今天你开车被人欺负了”。我们也不需要吃大量的糖分,毕竟现代社会不是每天没有饭吃。

  简单来说,我们每天大部分的选择都是“自然选择”的系统帮我们做出的。这个系统是我们与生俱来就有的。如同一种初始程序,这个程序的目的只有一个:将基因繁殖下去。

  但是问题来了,我们的初始程序运作方式,根本没有和现代社会的结构进行更新。这次“自然选择”给我们的运作模式,还停留在原始人社会。那么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想办法去更新这个程序。如何更新,我会在后面的内容展开讲解。

  我们再来看一个无论是投资者,还是普通人都会面临的问题:专注力!我们做一件事情的时候,经常无法专注起来。思想会在过去和未来游离。我们会想到,昨天聚会时自己讲了一个笑话得到了许多人的好评。想到这里,不知不觉自我得意一下。我们又会想到,明天要有一个重要的发言,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好,想到这里,又会小小焦虑一下。

  当你思想游离的时候,你并不在做的事情是感受当下。我们拿投资举一个例子。投资是需要高度专注力的工作。无论是对于组合管理,公司的研究,还是投资策略的建立,都需要深度思考。然而事实上,大部分人思想无法集中。

  为什么会这样呢?背后的原因是,我们的思维被不同模块影响。大家可以把大脑看做是一个多模块运作的机器。什么时候跳出哪个模式是有情感所左右的。人是情感的动物,情感会基于环境给不同行为进行打分。那个打分高的行为,就会占据我们的大脑。所以,左右我们行为的,是我们的情感。

  但我们内心无法平静时,情感强烈,自然而然就无法集中精力了。一个投资者,每天看到这个股票从跌停到涨停,就忍不住想去抄底。看到一个股票突然直线拉升,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充血。之后情感会导致我们去追涨,以及之后的杀跌。

  当我们被情感“奴役”时,整个人的智商就会降低。我们会做出让自己都无法相信的事情。在克服这个问题之前,先要去接受。一个好的方法是,我们不要想着去控制自己的情感,而是完全放松,将精力放在事情本身上。

  只有摆脱情绪,我们所做的决策才是真正自由的。你一定会说,那个看到股票追涨杀跌的人不是你。那么到底是谁在做这个决策呢?

  达里奥所说的人生算法的意义

  达里奥的《原则》,与其说是一本投资相关的书,不如说是一本可实现的人生方法论的书。原则的核心是,通过训练来改变我们的人生算法,获得真正的自由。

  这种训练,就是把那些“落后”的算法,变成真正符合现代社会的算法,这就是人生的进化。从“进化论”的角度出发,人类的基因是不断延续和优化的。只是这种自然的进化速度远远跟不上时代发展的速度。许多思维的方式,天然的价值评判体系,还停留在原始社会的阶段,这导致我们无法看清真相。

  股票市场的真相,关于我们自己的真相,关于世界的真相。比如说,这个世界是三维度的,但我们通过二维度领域的数据来看:光线直射进入我们的眼球。为了让我们的大脑看到三维度世界的深度,我们会将二维度的数据,建立对于世界的“理论”。

  有些理论是错误的。如果你去看3D电影,你会被屏幕上超级英雄跳到你面前而欺骗。把3D眼镜摘下,你看到面前只有爆米花。或者看看一些著名的视觉幻觉,比如著名的 Muller-lyer 视觉幻觉,会让你以为一条线比另一条线更长,事实并非如此。

  当然,在每天的生活中,这些假设几乎永远存在。我们的大脑已经很优秀的将二维数据构建成了三维世界。我的五官也非常善于做他们的工作。我们看到树木、飞机。严格意义来说,这就是构建的问题。世界观的形成是一个主动的,而非被动的过程,这个过程持续构建关于世界的模块。洛夏(Rorschach)测验中,不同的人看到的抽象物品是不同的。我们的大脑尝试把毫无结构的材料,变成一种有逻辑的规律。

  我们喜欢对看到的东西编造有意义的故事。我们喜欢自我编造一个故事,然后讲给自己听。

  达里奥的“人生算法”,本质上就是通过进化来帮我们看清真相,突破基因对我们的阻碍。

  这里另一个关键的动作是自律。投资需要自律,人生更需要自律。

  高中橄榄球教练有一个方法形容这种情况。他们说自律就像肌肉。用的越多,越强壮,用的越少,越弱小。这个真理的确符合这个特征;如果你能抵御诱惑几次,那么下一次成功的概率就更高。如果你连续几次无法抵抗诱惑,就大概率进入长期的失败状态。

  事实上,这个“肌肉”的比喻太贴切了,一些心理学家用这个比喻来描述他们的发现。一个有意思的问题是,这些心理学家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个肌肉比喻如此贴切。为什么早期自律的成功能带来更多成功,早期的过失带来更多过失?如果自律真的对物种那么好,那么自然选择为什么要让早期过失如此容易发生,来毁灭自律呢。大家不会否认几次海洛因注射就会毁掉一生。为什么?


  摆脱情感对我们的“奴役”

  

  拥有情感并非坏事,好的情感背后透着巨大的能量,比如真正能穿越时间的,就是爱的力量。但是我们要知道,自己的许多行为被情感所奴役,导致我们无法获得好的生活,也无法把投资做好。我们要真正成为人,而不是拥有简单思维模式的“猴子”。

  首先,我们要对自己的情感完全“客观”。比如投资,当你看着这个股票大涨,你忍不住想追的时候,客观看待这个问题。你买这个股票,是不是基于价值,或者就算博弈,你在哪里比其他人更聪明?冷静分析之后,事情往往变得简单。

  其次,理解我们思维方式的“原始性”。我们大脑最初始的模式就是把“基因繁殖”。大脑不会在意其他东西,不会在意到底这个决定是正确还是失败。所有的情感都来自对基因的延续,而且是基于原始社会的运作模式。

  第三,通过自律和训练,来进化自己。比如保持不断的学习,优化自己的思维方式,从中你也在优化自己的算法。我们拿投资举例子,其实持续看书,就是很好的自律和进化。看书获得的营养,远远比看盘要多很多。但是我们的多巴胺,更喜欢看盘。理解这个道理之后,我们自然而然就能实现进化。

  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我自己原创的想法。既然原始基因的目的是繁殖,简单来说,这个基因的出发点就是“利己”。一切从自己出发。那么摆脱原始基因,甚至“动物基因”的方法,就是不要那么做,我的理解就是“利他”。当你买一个股票时,不要从“利己”的角度出发,想着自己能赚多少钱。而是从“利他”角度出发,想着是不是在优化社会资源的配置,这个公司能否为社会进步创造价值。最终,将我们的利益和社会融合。